失独母亲要做手术无人签字 社区居委会临危救助

作者:回馈社会

nba买球,图为:王宝霞躺在病床上

原告:程甲。

楚天都市报讯 汉阳居民王宝霞女士因脊柱侧弯压迫坐骨神经,右腿走路不便,入住医院后,要动矫正手术。但手术前,需患者亲属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王宝霞犯了难:她是一位失独母亲,又没有其他亲人,如何是好?

被告:程乙。

王宝霞今年53岁,家住汉阳知音西苑社区,原本有一个完整的家。2004年冬天,一次变故改变了她的生活——时年20岁的儿子被人误伤后,离开人世。两年前,她和丈夫因感情破裂离婚,从此孤单一人生活着。作为一名失独母亲,王宝霞在网上加入了由失独父母组成的QQ群,彼此通过网络相互联系,沟通感情。

一、案 情

今年7月,王宝霞右腿走路时疼痛不止,行动极为不便。7月26日,经医生诊断为脊柱侧弯,压迫了右腿的坐骨神经,如经过手术矫正畸形,可最大程度地恢复脊柱稳定性和外形,改善症状。但除去医保报销部分,王宝霞还需自付3万余元手术费。武汉的失独母亲涂女士等人闻讯,在网上为她募得1万多元。

原告诉称,原告之母与被告原系夫妻,1998年6月15日结婚,2005年6月经丰台法院调解离婚。

7月27日,王宝霞住进武汉市第五医院。经安排,王宝霞将于今日接受手术治疗,但两个问题难住了她。王宝霞父母早已过世,她又没有兄弟姐妹,没人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另外,手术还需2万余元,她也无力支付。

婚姻存续期间,由于被告不育,双方均同意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以下简称北医三院)使用人类精子库的精子做试管婴儿手术。2005年5月北医三院为原告之母植入第一例胚胎。2005年8月,因胎儿发育异常,原告之母做了人工流产手术。

自住院后,王宝霞一直放心不下的是,到底能委托谁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呢?王宝霞说,社区工作人员曾找过她的前夫,让其代为签字。可前夫说两人已离婚,没有了关系。于是,王宝霞求助于汉阳区计生委。

2006年3月,被告给原告之母写了无条件保证配合完成试管婴儿相关手续的保证书。2006年5月,医院为原告之母植入第二例胚胎成功,2007年2月4日原告出生,相关手续中孩子父亲的名字都是被告。原告母亲认为被告应当是原告法律意义上的父亲。

昨日,汉阳区计生委的施主任等工作人员来到医院。施主任说,王宝霞的剩余手术款,计生委将通过社会募捐等方式来解决,医院将如期实施手术。经现场协调,知音西苑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愿意作为患者授权人,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原告出生后,被告不管不问,没有给付过一分抚养费,原告一直由母亲独自抚养。原告马上要上幼儿园,以后的成长过程将会产生较大的费用,既然被告当初同意原告的母亲生下原告,被告就是原告的父亲,应当承担抚养原告的责任。

nba买球 1

请求判令:

1、被告给付原告出生起至起诉之日两年的抚养费共计24000元;

2、被告自起诉之月起每月给付原告抚养费2000元。

被告辩称,原告与被告没有关系,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程乙与李某原系夫妻关系,1998年6月15日登记结婚,2005年6月22日经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

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由于程乙患有染色体异常,夫妻婚后一直未生育。后双方于2004年11月3日在北医三院使用人类精子库精子实施人工受精治疗,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医院通过提取李某卵子和人类精子库的精子,共培植了三管胚胎。2005年5月,李某第一次植入胚胎,2005年8月因胎儿发育异常做了人工流产手术。2006年3月,程乙给李某写下保证书,承诺将无条件配合李某完成做试管婴儿手术的相关手续。

2006年5月,李某在进行第二次胚胎植入手术前给程乙打电话让他到医院签字,程乙拒绝,并表示不同意李某继续植入。李某第二次植入胚胎医院没有要求签署任何手续。2007年2月4日李某生下一子取名程甲,并由李某抚养至今。

nba买球 2

一审法院认为:

首先,李某与程乙均认可程乙并非程甲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其次,虽然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均同意使用精子库精子实施人工受精治疗,但该期间李某植入胚胎失败,李某再一次植入胚胎并生下程甲是在与程乙离婚之后。

虽然程乙曾给李某写了无条件保证配合完成试管婴儿相关手续的承诺,但其实际上并未履行任何相关手续,而且李某再次植入胚胎前征求程乙意见时,程乙表示不同意。故李某离婚后单方进行胚胎植入手术与程乙无关,所生程甲也与程乙无关。

现程甲向程乙主张抚养费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程甲的诉讼请求。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