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爱错了的青春,一段青春里的爱情nba买球:

作者:集团文学

同许弋在一起那时我已经同许弋在一起,我们一起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独自笑起来,他从椅子的另一头坐过来,环住我说:“你看到什么好玩的了?”“没有。”“有。”“说了没有就是没有。”“就是有!”他用手捏着我的两颊左右晃动,接着严肃地说:“你越来越胖了。耳朵猪。”“你才是猪。”“耳朵猪,猪耳朵。”他为他的顺口溜洋洋得意,笑得肩膀一直抖个不停。说时迟那时快,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肩膀上狠狠扒拉了一口。“啊——”许弋同志仰天长啸起来。“此猪待宰。”我抽风般地回敬。既而笑嘻嘻地翻了个白眼,继续看我的书去了。就这样,我终于成了许弋的女朋友。这好像是一件预谋已久的事情,等到成功的那一天,我却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而且随着时日的增长,这种不安开始越来越强大,有时候稍不小心,就会将整个自己完全淹没。有一天,许弋在电话里对我说:“李珥,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你不算最美的女孩子,但你一定是最美好的女孩子。”我把手机从右耳换到左耳。低声请求他:“请你再说一遍好吗?”他也许说了,可是我没有听见。我的左耳还是这样,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失聪。不过我没有告诉许弋这一点,就像我其实也不很了解他一样,我知道我们都是受过伤的孩子,敏感,脆弱而且多疑。我唯一的希望是,我和他的爱情能够朝着我想象的方向发展,它完全不必大起大落,跌宕起伏,平安就好。许弋在我的建议下,辞去了酒吧的工作,断了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的交往,在课余时间专心替一家电脑公司做事,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成就感。不是很忙的时候,我们约会。我们的约会和其他大学生是完全不同的,有时候是在电脑公司配给他的一间小小的机房,他埋头弄他的电脑,我埋头看我的书。有时候是在麦当劳,我们面对面各自吃完自己的汉堡和薯条,有时候是在大街上,在上海一些古旧的弄堂里,他牵着我的手散步。我喜欢被他牵着,因为他每每握我的手,都是紧紧的,不肯放松的样子。这让我心安。我跟琳说起这个,她笑我:“亲爱的孩子,这说明你缺乏安全感。”也许真的是吧。我的安全感其实来自于我自己,我内心深处有根危险的弦,我深知它不能碰,碰了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僵持着自己,学会现世安稳。不过许弋也不是没有给我带来过麻烦,他的生活来源全靠自己,所以他总是缺钱花,也许是从小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他有了钱的时候从不去考虑没钱的时候该怎么办,比如冬天来临的时候他给我买了一件一千多块的红色大衣,漂亮是很漂亮,可是我心疼了很久,他满不在乎地说:“放心吧,我正在开发一个新的软件,很快就很有钱了。”结果,他的开发没有成功,钱并没有挣来,相反,因为添置电脑设备,他又陷入了经济的恐慌。我不断地借钱给他,于是我的钱也不够用,只好不断地求琳给我找新的活干。琳有时候生气了,说以后再也不管我,但她说这么说,却总还是想方设法地帮我。还有一次,我在上课的时候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一个女孩,她说许弋给我带了东西,让我去校门口拿一下,好在那天是上大课,我正好也坐在教室的门边,于是我偷偷地溜了出去。我在走到校门口之前一直在揣测许弋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对这类惊喜的恐惧远远超过了盼望。事实也的确如此,我那天盼来的“惊喜”是这样的,一个打扮时尚的女生冒到我面前来问我是不是李珥,我说我是,她扑上来,笑嘻嘻地用力地扇了我一耳光,然后跳上出租车扬长而去。我捂住脸,在地上慢慢地蹲下来。大约两分钟后,我站起身来回到了宿舍。吃午饭的时候我在食堂里遇到琳,她吃惊地问我:“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肿了?“没事。”我尽量平静地答。“不对。”琳坚持说,“你肯定有事,你的眼睛也是肿的。”“真的没事。”我说。我不想把被人扇耳光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琳,包括许弋。但琳终究还是知道了,这件事被目击者传得面目全非,对我非常的不利。琳瞒着我给许弋打了电话,狠狠地骂了许弋一顿,只是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周末的时候许弋让我去他们学校找他。他在校门口接我,一见我就揽我入怀。我的脸微红了,他爱怜地摸摸我的脸说:“怎么样,这些天好不好?”我说:“挺好啊。”他笑,带着我一起走过他们校园那条宽阔的大路。经过的女生们都用不同的眼光在看着我们,这也是我不喜欢来他们学校的最主要的原因,在这个不大的大学校园里,英俊的许弋和在天中时一模一样,无论何时,都是一个让人关注的焦点和不会疲倦的话题。就像琳说的:“你那个破小孩身上,有种要命的贵族气息。”她总唤他破小孩,并且不太看好我们的爱情。不过这没有什么。我理解琳。琳自己的爱情也毫无进展,我知道她一定深深地喜欢着一个男生,可是那个男生并不喜欢她。那个胖男生还在坚持不懈地追求着琳,不过琳也一直毫不所动,真是世事两难全呵。许弋带我来到他们学校最大的操场,操场上有些男生正在打蓝球,一些女生在旁边呐喊,他拉着我一直往前走,走到那堆叫喊着的女生的面前,指着其中的一个问我:“那天,是不是她打了你?”我看着那个女生,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但她的样子我不会忘记。我摇了摇头,拉着许弋说:“我们走吧。”许弋平静地说:“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她打了你?”同许弋在一起我还是没做声,那个女生却跳了起来:“就是我,就是我打了你的心肝宝贝,那又怎么样,你打回我啊,打啊!”许弋一巴掌就挥到了那个女生的脸上。打完了他还不够,还要扑上去打。“不要,不要打!”我尖叫着,拼命地拉住了他。许弋动手打女生的事让他在校园里的人气指数急速下降,不过他并不在乎,他把我搂在怀里说:“李珥,这一辈子,我不会欺负你,谁要敢欺负你,我也绝对不让!”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因为你对我好。”他轻轻咬着我的指尖说,“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对我好而且不求回报的女孩子。”我把头抬起来看他,我以为他会吻我,但他没有,他看了我好长时间,最终艰难地转过了头去。我知道我们之间都有一些些莫名的障碍,不过这没有什么,只要他有耐心,我更有的是耐心。春节到来的时候,我计划着和许弋一起回家,我想了很久,用了尽量不刺激他的言辞提出我的要求,但是如果我所料,他很坚决地拒绝了我。并且希望我能留在上海陪他过年。可是这对我而言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爸爸妈妈早就做好了迎接我的准备,还有尤他,如果我不回家,就算找到再合理的理由,我相信他们也会一起冲到上海来。我跟许弋说对不起。他若无其事地摇摇头说:“没关系,你应该回去的,你有你的家。”“许弋。”我抱歉地说,“我很快回来。”“没事。”他说,“你回家玩开心点。”我走的那一天上海非常非常的冷,许弋送我到车站,他用他的大衣裹住我,这在我和他之间算是非常亲呢的举动,那天,他一直送我到月台,我从他的大衣里钻出来,跳上车,转过身看他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春节就要来了,万家团圆的日子,他是那样孤零零,那样落寞。于是我又拖着我沉重的行李跳下车来。“你干什么?”他问我。“我不想走了。”我说。“傻丫头!”他一把把我揽进怀里,拉起他的大衣盖住我们的头,忘情地吻了我。火车的汽笛声响起,他反应过来,忽然放开我,然后替我拎起行李,粗暴地把我往车上推。“回去!”他说。“我不!”我说,“我要留下来陪你。”“回去!回去!”他不顾我的请求,硬是把我推上了车,然后,他转身大踏步地跑离了月台。火车开动了,我当着列车员的面,眼泪流了下来。见惯了离别的列车员毫无同情心地推我一把说:“快到里面去,不要挡着这里!”就这样,因着对许弋的惦念,我过了平生中最心不在焉的一个春节。就连尤他让我去广场放烟花,我也毫无兴致。仿佛我自己的欢乐是对许弋的嘲讽对爱情的背叛。尤他终于问我:“你到底怎么了李珥?”“我恋爱了。”我对他说。“是吗?”“和许弋。”我说。我以为他会暴跳如雷,但我以为错了,尤他只是轻轻地噢了一声。我无从去关心他的喜怒,更重要的是,许弋在发来一个新年祝福后就彻底地关掉了手机,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要我毫无挂念。天知道,面对这一切,我是多么的无能为力。初二的那天早上,我去了吧啦的墓地。她的墓前青草依依,一束新鲜的黄玫瑰放在那里,上面还有美丽的露珠。我俯下身抚摸那花瓣,一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吓得我落荒而逃,一个人影挡住了我的去路。“小耳朵。”他说,“你要去哪里呢?”“哎!”我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下来:“新年好啊,张漾。”他笑笑地看着我:“你好像长高了。”“怎么会。”我说,“十六岁后我就再也没有长过个儿啦。”他伸出手,在我的头顶上轻轻拍了一下说:“新年快乐!”“你回家过年啊?”我真是废话连篇。“是啊。”他说,“回家过年。”他也废话连篇。“我们很快就要开学了。”我继续废话连篇。“我们也是。”他摸摸后脑勺,配合着我。“你还在这里干嘛呢?”我问他。他指指前面:“我等我爸爸,他去前面了。”“噢。”我说,“再见。”“再见。”我往前走了几步,想再回头,可是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头。却听到他在后面喊:“小耳朵。”我停下我的步子。他说:“你要是哪天换了信箱或是电话号码,记得一定要通知我。”我回身,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对他说:“好的呀,我一定会的。”他举起手再次跟我说再见。我也朝着他微笑地挥手。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忽然没有道理地想起了梁家辉,我一面快步下山一面做着一个极富哲理的思索,一个人在戏里戏外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你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戏里,还是戏外。我在开学的前五天回到了上海。我没有告诉许弋,一是他的手机一直关机,二是我也想给他一个惊喜。我回到上海是下午三点多钟,没顾得上去学校放行李就拎着我的大包去了许弋他们学校,因为还没有开学,他们学校也显得冷清。许弋并不在宿舍。我的心里开始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慌,仿佛茫茫人海,我就这样失去了他。于是我又去了他打工的那家电脑公司。这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公司的门紧闭着,不过门并没有上锁,我轻轻一推,门开了。因为长时间的奔波,我已经很累,快要拎不动我手里的大包,于是我把大包放到地上,独自穿过窄窄的走道往前走,我知道许弋经常呆的那个小机房,就在这条走道的最顶端。我走近那里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一种声音。同许弋在一起我犹豫着停了一下脚步,然后身不由已地往前走。我在门边站了一下,把手抬起来扣门。里面传出许弋的声音:“哪位?”我没有做声。他很快拉开了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他很是慌乱。连忙问我:“你怎么会回来了你怎么会回来了?”并试图用身子挡住我的视线。我的眼光望向里面,看到有个身影坐在暗处,红色的长裤,长长的海藻似的长发,我看不清楚她的脸。我止也止不住的恶心。“李珥!”许弋抓住我的手说,“你不要乱想。”我愤然地推开他。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那个女生得意的哈哈大笑的声音。那声音刺穿我的耳膜,又像一把刀一样直接插入我的心脏。GAMEOVER.门在我的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了,许弋并没有追上来。五一长假,我独自去了云南的丽江,我站在四方街听着驼铃声看着丽江高而远的天空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轻松,像褪掉了一层皮,成长如昨,此李珥和彼李珥已经和往日完全不同。我愿意相信成长是一件好事。爱情沉入深深的海底,我曾经以为自己会坚守一生的爱情最终成为一个我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可笑的伤口,许弋消失,不再进入我的生活。虽然我们还在一个城市,但再没有丁点儿的音讯。或许他早已经忘了我,我也正在努力地忘掉他,这样也好。我换了我的手机号码,除了家人和尤他,没有人知道我的新手机号。尤他并不知道我失恋的事,因为他偶有短消息来,还会问候到许弋。我也几乎不再上网,报上的新闻说,博客开始流行,好多的明星都有了自己的博客,我的博客却荒芜了。我坐在丽江古城水边的一个小店吃着一个玉米棒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戴着鸭舌帽,背着一个大包,也是独自一个人。我把头迅速地埋在桌子上,心跳个不停。他并没有看见我。而且,我也不能确定就一定是他。一切都只是梦而已。而我早已习惯接受梦境的虚无和残忍。我回到那间小小的客栈,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有人敲门,我打开门来,惊讶地发现是他。真的是他,原来我真的没有看错。“小耳朵。”他说,“果然是你。”我颤声问:“你怎么找到我?”“我看到你,所以一路跟踪你。”他说。我微笑,让他进来。小小的房间,他高高的个子,好像还要微驼着背才行。我请他坐下,给他喝我买的可乐。他摇摇手,问我说:“一个人?”我点点头。“不让男朋友陪你吗?”他说。我摇摇头。他笑:“这里挺好,明天我们一起去爬雪山好不好?”“好啊好啊。”这回我终于点头。夜的丽江下起了微雨,人影灯影流动,美得不可言语。张漾就坐在我的身边,替我打着伞,我们的样子,就像一对情侣。也许是被那晚的雨水,灯光,湖畔传来的高一声低一声的歌声扰乱了心,我和张漾都多喝了一点点,雨终于停了,月亮游了出来,张漾忽然把手放到我的肩上,他温柔地说:“小耳朵,你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转过头,让他看我微红的脸。“我问你一个问题。”张漾说,“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我呢?”我咧开嘴笑了。“不许笑。”张漾说,“你老实回答我。”我指指我的左耳,张张嘴,示意他我听不见。他忽然凑近了我的右耳,对着我大声说:“小耳朵,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呢?”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我到底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过他也没有逼我回答。我们一起走回客栈的时候他替我买了一个漂亮的披肩,我把它披在肩上,跟在他身后默默的走。就在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停下来接,我继续往前走,我听见他对着电话在吼:“我叫你不要打来,你再打来也没有用的!”……我越走越远,后面的话我再也听不见。等我回到客栈收拾我的东西,铺好床准备睡觉的时候,张漾来敲门了,他背上了他的背包,语气沉重地对我说:“对不起,小耳朵,你恐怕得自己玩了,我接到电话,爸爸病了,我要赶回去。”我担心地问:“这么晚,怎么走呢?”“我有办法的。”他摸摸我的头发说,“乖,照顾好自己,不要不开心。”说完,他走了。我把门关上,又不争气地哭了。同许弋在一起那天晚上,因为担心张漾,我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想问问他在哪里,有没有想办法回到家,爸爸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电话,后来就干脆关机了。晚上的时候,我不放心,再打,是一个女生接的,她问我我是谁,我说我是张漾的朋友。她说:“你是李珥吧?”我说:“是。”“我是蒋皎,张漾的女朋友。”她说,“我知道你是尤他的小表妹,我们见过的。”“噢。”我说。“前些天他跟我吵架,所以跑去了丽江,不过现在没事了。”蒋皎说,“他很累,在睡觉,我就不方便喊醒他了,你有空来北京玩啊。”“好的呀。”我声音轻快地说。回到上海,我要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店,又换了我的电话卡。其实我也不用怕什么,但其实,我也怕着什么。所以,换了也好。这世界哪有什么真正的爱情呢,还是那句话,现世安稳,才是最好。我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发现宿舍里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睛看着我,我摸摸我自己的脸说:“我怎么了?”“你……不是在丽江出事了吗?”“我……出事?”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让我去问琳。我飞奔到图书馆,琳站在借书台里面正在借书给别人,看到我的出现,她从借书台里冲出来,抱住我上上下下地看:“你没事吧,没事吧,李珥?你把我吓死了。”“怎么了?”我说。“许弋说你在丽江出了车祸,病危。难道不是真的?”我的脑子轰轰做响。好半天我才问出来:“你借了他多少钱?”“七千块。”琳说,“我全部的积蓄。”我抱住琳,全身发抖。我决定去找许弋。我要跟他说个清楚。我又坐了很长时间的地铁,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去了他们学校。我一路上都在想,等我见到他,我应该如何跟他说,面对自己深深爱过的人,责备的话要如何才能说出口,但我实在是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我在他们校门口看到许弋,他站在那里等我,初夏的风轻轻地吹着,吹动他额前的头发,他的样子让我心碎。他看到我,并没有主动走近。我如做梦一般地走近他,他伸出手来抱我。我把他推开,他继续来抱,我高声让他滚,他抱住我,眼泪流下来,他说:“李珥你别这样,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很痛苦。”“你到底怎么了?”我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我爸爸出狱了。他说他是被别人冤枉的。他整天缠着我,我真的很烦啊,你知道不知道,李珥,我想你,你不要离开我。我天天都在想你。”我的心在瞬间又软了,像长时间出炉的棉花糖,在空气里萎缩,消失。“他出来后没工作,我很累,真的很累。”许弋抱住我不放,“李珥,我知道就你对我最好,我现在终于明白。”我轻轻推开他:“别这样,这是在学校门口,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好吗?”“好的。”他的眼睛里放出光来。我和他去了学校附近的那个公园,我们曾在那里一起看过书嘻笑过的石头长椅,只是过去我坚守的感觉早已不复存在,并且我知道,它们永远不会再重来。“为什么要骗琳?”我单刀直入地问他。“还不是因为我爸爸。”他说,“他到上海来找我,他想留在上海工作,他的那些老朋友都不理他,他一无所获,后来,被车撞了,小腿骨折,住在医院里,需要一大笔钱,我筹不到,我没办法……”“够了!”我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我打断他,“你编的故事可以演电视剧了。许弋,你知道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吗,就是谎言!谎言!”他的脸色苍白着:“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我咬咬牙说:“是的。”他忽然笑了一下说:“那样也好,你也不会痛苦了。”我继续咬咬牙说:“是的,我不会。”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园。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圣诞节的晚上,体育中心有演出,琳不知道从哪里低价批来一大堆荧光棒之类的东西,硬要拉着我一起去卖。迟疑了一天的雪终于下了下来,而且一下,就是漫天漫地。我捏着一大堆彩色的棒子站在体育场的门口,看到巨大的海报上有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穿一身红色的衣服,笑得很灿烂,旁边写着她的名字:蒋雅希。蒋雅希?同许弋在一起琳在我身边大声地叫卖:“荧光棒,支持你的偶像。望远镜,看清你的偶像!荧光棒,支持你的偶像。望远镜,看清你的偶像!荧光棒,支持你的偶像。望远镜,看清你的偶像!”见我看着海报发呆,她拉我一下说:“怎么了,李珥?”我指指海报说:“我想我认得她。”“你说蒋雅希?”琳说,“不会吧,昨晚她去了酒吧,你不是还说不知道她的吗?”我说:“我想她是我的校友。”“不会吧。”琳说,“她最近很红的,刚出的专辑卖得很好,听说她是在香港长大的,怎么会是你的校友?”我转过头再去看海报,研究海报上那张化了妆的精致的脸。只是雪越下越大,挡住了我的视线。琳把两只手里的东西兴奋地拎起来,那些彩色的玩艺儿在雪地里闪着诱人的光茫,琳的心情不错,晃着它们说:“瞧我,业绩不错哦。你要赶快加油!这个圣诞节真是有气氛,李珥,等下我们溜进去看演出哦。”“我们没票啊。”我说。琳眨眨眼:“相信我,我有办法的。”琳果然有通天的本领,她打了一个电话,跟人乱扯了一通,在演唱会开始一刻钟以后,一个矮个子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把我们顺利地接进了体育场,还是内场。我一进去就看到了她,她正在台上热歌劲舞,台下的歌迷挥动着手里的荧光棒,尖叫声此起彼伏。凭心而论,她唱的真的不错。一曲歌罢,现场安静下来。她微笑着说:“下面,为大家唱一首你们喜欢的歌,也是我的成名曲,和刚才那首不同,这是一首很安静很伤感的歌……”她没说完,台下的人已经在齐声大喊:“《十八岁的那颗流星》!”“对。”她说,“《十八岁的那颗流星》,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在这个飘雪的圣诞节,雅希祝愿每个人都能拥有甜蜜的爱情。”她叫自己雅希。台下,她的歌迷团举着印有她照片的牌子,又开始在大声呼喊:“雅希雅希,我们爱你,雅希雅希,永远第一!”她灿烂地笑了。灯光照着她年轻的脸,她真美得让人眩目。琳握了一下我的手,把我往舞台前方拉:“我们上去看清楚了,看看到底是不是你的校友!要真是的话,弄个签名来哦!”我身不由已地跟着她往前走,台上的灯忽然暗了,无数的流星在舞台的背景板上闪烁,她坐到台阶上,开始轻唱:十八岁的那一年我见过一颗流星它悄悄对我说在感情的世界没有永远我心爱的男孩他就陪在我身边轻轻吻着我的脸说爱我永远不会变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永远啊它到底有多远不知道从哪天起我们不再相信天长地久的诺言岁月将遗忘刻进我们的手掌眼睛望不到流水滴不穿过去过不去明天不会远如今静悄悄已经过了很多年我想起对着流星许过的心愿我心爱的男孩他早已不在我身边流下眼泪前美丽往事犹如昨天?同许弋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永远啊它到底有多远不记得从哪天起我们不再相信地久天长的诺言岁月将遗忘刻进我们的手掌眼睛望不到流水滴不穿过去过不去明天不会远我该如何告诉你啊我的爱人我没有忘记我一直记得十八岁的那颗流星它吻过我的脸在琳的带领下,我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离舞台最近的地方。我想我看得真切,我想我绝不会看错,那个在舞台上唱歌的女生,她的确是我的校友,张漾的女朋友,她叫蒋皎。她因为家里巨有钱而在学校著名,我想,每一个天中的学生都会知道她。体育场里温度很高。琳早就脱掉了她的大衣,我却把大衣裹得更紧了,我埋下头,对琳说我不舒服,我要先回去了。琳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她说:“天啦,李珥,你不会又是在发烧吧?”我强撑着微笑:“怎么会?我只是昨晚睡得太晚,撑不住了。你在这里慢慢看,用不着管我。”琳不放心地说:“没事吧,可是呢,我也不能陪你回去,我待会儿还得去把那些没卖完的货给退掉。”“没事。”我说,“我可以自己走。”离开体育场的时候,我再次回头看了一下舞台上的蒋皎,哦,不,应该是蒋雅希。她穿紫色的长裙,微卷的长发,像个高贵的公主。可我不敢去看台下为她呐喊的人群,我怕会看到谁谁谁,有些往事,已经完全不必再提起。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人冲到台上去献花,他抱住了蒋皎,在歌迷的尖叫声里,轻轻地吻了她的脸。琳转身回头找我,我赶紧逃跑。献花的那个人,是许弋。那个春节,我回到了家里。尤他来车站接的我,他穿着一件黄色的大衣,看上去像只可爱的狗熊,替我把笨重的行李接过去,然后他说:“你怎么又瘦了?”“不想胖呗。”我没好气地说。“许弋呢?”他往我身后看,“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听说他爸爸出狱了,恢复官职了呢。”“我们分手了。”我说。“是吗?”他不相信的样子。“一年前就分手了。”我说。他的表情怪怪的。我们回到家里,发现姨妈他们都在。门一开,妈妈爸爸都冲上来抱我,弄得我不知道该抱哪一个好。我把外面的大衣脱掉,妈妈的眼眶立刻就红了,她当着众人的面哽咽着说:“你怎么这么瘦,在学校是不是吃得不好?”“我就是吃什么也不胖嘛。”我连忙解释。“暑假也不回家,整天打工打工!”爸爸也责备我说,“你看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还没有尤他恋家!”“就是。”姨妈也跟着起哄,“最起码以后电话多往家里打打,你爸你妈又不是付不起电话费!”尤他在一旁兴灾乐祸地笑。眼看长枪短炮都冲着我来,我赶紧转移话题:“我饿了,有吃的吗?在火车上啥也没吃。”那晚我吃得非常多,一向很能吃的尤他却吃得相当少,我恨他用那种忧心忡忡的眼光来看我,简直恨到了极点,所以吃完饭,跟姨妈她们寒喧了一小会儿,我就借口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一会儿,妈妈过来敲门,对我说:“我们和你爸爸出去散散步,顺便送送你姨妈姨父。”“好的。”我说,“早点回来啊。”“你要是累,就洗了澡,早点休息吧。”“好的。”我说。我在门缝里看到尤他,他已经穿上了他那件难看的黄色大衣,背对着我在换鞋。我大声喊过去:“尤他,买好烟花啊,过年的时候咱们去广场放。”他好像只是在鼻子里含糊地嗯了一声算做应答,然后就和他们一起走掉了。他们都走了,屋子里安静下来。我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四周,这套三居室的房子代表着我的整个少年时代,我记得我们搬进来的时候是我十四岁生日的那一天,全家都高兴坏了,我穿着我的白色小裙子趴在我小屋的窗台上,感觉自己开始拥有一个全新的世界,得意洋洋心满意足。同许弋在一起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时单纯的自己,也只是记忆里一个青青的印痕。就在我努力想把自己从这种可耻的沉思中拔出来的时候,门铃响了。我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人是尤他。这是我料想到的。“刚才换鞋的时候,我的手机忘了鞋柜上了。”他说。我沉默地让他进来。他把手机拿到手里,盯着我说:“李珥,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你知道吗?”“是吗?”我说,“也许吧。”“我不喜欢看到你这样。”他强调。“没有谁逼着你看的。”我也盯着他,心平气和地说,“你这么愤怒完全没有必要。”他把手里的手机“啪”地一下重新拍回到鞋柜上,冲着我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就是失恋吗,就算许弋欠了你的,还有谁欠了你的呢?你爸爸吗,你妈妈吗,还是我们这些让你总是讨厌总是觉得多余的人?!李珥,我告诉你,如果你觉得痛苦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如果你觉得折磨你自己只与你自己有关,那你就错了,你就大错特错了!”尤他朝我喊完,把门拉开,毅然离去。他的手机在鞋柜上闪烁。他又忘了把它带走。我走过去,把手机拿过来,打开来,我在他手机的屏保上看到一张如花的笑脸。那是从一张照片上翻拍下来的。那是十四岁的我。那是尤他记忆里的我。那是不懂事世事不解风情没有秘密可爱透明的我。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尤他,傻孩子,我们都回不去了。除夕夜,我在广场上找到尤他,他带着一帮不认识的小孩,正在认真地放烟花。我走到他的身边,像一个久违的老朋友一样,微笑着跟他打招呼:“嗨。”“嗨。”他像一个孩子一样的笑起来,然后把一个烟花棒递到我手里。“听姨妈说,你毕业后就要出国了?”“是有这个打算。”他说。“谢谢你。”我说。“谢我做什么?”他不明白。“谢谢你关心我。”我说。“快别这么讲,你是我妹妹。我能不关心你吗?”“尤他。”我说,“答应我,不管如何,你都要好好的。”他看着我说:“我会的。你呢?”我努力笑着说:“我也会的。”“状元哥哥,状元哥哥,”一个小男孩过来拉他,“快过来,最大的烟花,等你来点,快哦快哦,我们都快等不及啦。”我微笑,示意他快去。尤他问:“李珥你来吗?”我摇摇头:“我还是站远远地看好啦。”尤他被小孩子们拉走了。我看着地上,是他买的一大堆的烟花棒,我意念一动,抱起其中的一小捆,朝着郊外走去。那条路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潮湿。我走得飞快,目的明确,像是去赴一场非赴不可的约会。我感谢我脚下轻便的跑鞋,它让我有像飞一样的错觉。我怀抱着我的烟花,做旧的一年最后一天最后一小时里最最任性的孩子。我很快到了那里。那个废弃的房子,那个记忆中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屋顶,像童话里的堡垒充满了诱惑,甚至闪着金光。我把烟花塞进大衣里,熟门熟路地爬了上去。等我在屋顶上站定,我惊讶地发现,前方有一颗红色的忽明忽暗的,像星星一样的东西在闪烁。我打了一个冷战,不过我很快就明白过来,那是烟头!有人在上面抽烟!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小耳朵,你终于来了。”然后,那个人站起身来,他迅疾地走到我面前,一把抱住了如被施了魔法一般动也不能动的我。是张漾!是他!有一瞬间,我想推开他,但他有力的手臂让我不得动弹,我感觉到他怀里的温度,他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的,唇滑到我的左边脸颊,然后辗转到我的左耳。我听见他问:“能听见我说话吗?”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他说:“那就好,你知道吗,医学专家证明,甜言蜜语,一定要讲给左耳听。如果你听不见,我就带你去治病,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我也非要治好你不可。”“张漾……”我喊他。“不许动。”他说,“乖乖地听我说话。”我浑身发抖,我预感到他要说什么,我感觉我就要昏过去了,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无法抗拒也不想抗拒。然后,我的左耳清楚地听见他说:“我爱你,小耳朵。”“我爱你,小耳朵!”他再次大声地喊,喊完后,他把我高高地举了起来,我怀里的烟花散落一地,在我尖叫声里,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游乐场。我看到不远处,烟火已经照亮了整座城市,每颗星星都发出太阳一样神奇的光茫,而我期待已久的幸福,我知道它终于轰然来临。吧啦,亲爱的,你看见了吗?尾声:一首歌他们都说我们的爱情不会有好的结局而我一直没放弃努力当今年春天飘起最后一场冰冷的雨有一些故事不得不写下最后的痕迹那些关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就让它藏进心底再也不用跟别人提起他们都说左耳听见的,都是甜言蜜语左耳的爱情遗失在风里谁会怜惜你要相信我不会离去我一直在这里用左耳听见左耳听见这消失的爱情左耳听见左耳听见这不朽的传奇左耳听见左耳听见你没有离去你还在这里你从不曾离去你一直在这里守着我们的过去

那个时候,张漾已经学会面对,他以前太看重前途,觉得蒋姣就是他的前途。吧啦的出现,让他感受到爱情的平等性,黎吧啦懂他,所以他会在吧啦面前展现软弱、仇恨的一面。

nba买球 1

nba买球 2

他们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只有寒暑假回老家时见过几面。

又看了一遍电影《左耳》,每看一次,心情都要沉重好久,心疼那场爱错了的青春,惋惜那段青春里太轻太重的爱情。

刚开始,我对李珥和许弋最终没在一起,耿耿于怀,许弋是李珥的初恋,阳光而帅气,暗恋酝酿着的高三。后来,才明白她不会和许弋走到一起,许弋一直没长大,一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他配不上李珥。

后来,李珥发现张漾变了,变得有承担,尤其在他不顾生命危险去救车祸掉进海里的人之后,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她所认识的张漾。她终于原谅了,替吧啦,也替她自己。

nba买球 3

时间很奇妙,四五年之后,她和张漾走到了一起。两人都成熟了,没有了青春时的锱铢必较,淡忘了,宽容了。

这样的她,当然不会爱上许弋那样的好学生,许弋只是她为了得到自己的爱情,做的第一个付出。她写在笔记本上,一定要让张漾幸福,她要给张漾幸福,理解张漾心里潜伏的阴暗面,爱着张漾的软弱,她甚至那样骄傲的说“我要去北京了,你们都要为我高兴”……

nba买球 4

“小耳朵”,黎吧啦这样叫李珥,“小耳朵,谢谢你把我当朋友”。李珥是乖乖女,17岁的青春里,出现了许弋,认识了黎吧啦,在爱情和友情里矛盾着。

尤他,由她。

“你别这样”,李珥说。

多少次,他看着李珥看向许弋的背影,默默的喜欢着这个“小表妹”。尤他的喜欢,理智而隐忍,最后的不甘心,是让李珥知道,他喜欢她了一整个青春。

看着你看向别人

尤他说“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勉强,我尊重你的决定”。

“不是。”

“我倒是听说你在上海把许弋照顾得很好!”这是张漾的回答,他还说“你不用再给我发信息了,我只会比你想象中过的更差。”

开败了青春

“好,以后都不这样了。”

最后,张漾追上李珥坐的公交车,在她左耳说了一句话,然后两人相视而笑。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左耳失聪的李珥,是否听见了,但是我知道,这场错过而重逢的爱情,在一整个青春过后,才得以现出它的面目。

“是。”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