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如梦令】寻找前世的你(征文·小说)

作者:集团文学

nba买球 1
  “小果,你过来。”姥姥站在高大的情果树下,召唤着婢女小果。
  “姥姥有何吩咐!”一身黄色衣衫的小果来到姥姥面前,跪拜之后,毕恭毕敬地说。低垂的眼睛里闪烁着恐惧。
  “小果,三千年已过,对你的惩戒期已满。从今天开始,你将恢复法力,今后,你要好好保护小七。我明白当年之事不怪你,是小七自己顽皮,被猎人射中,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将小七扔在百里竹林外,自己逃回来。要不是那个书生救下小七,小七怕是早已被猎人活剥。我对当年将你家人逐出竹林,酿成大祸,深感后悔,如今想要挽回亦是不可能了,你只要乖乖照顾好小七,我会设法补偿你。记住,不可向小七提及当年之事,我已用‘禁’字决封了她对书生的记忆,切记不可让小七知道情果可解她封印,想起前尘之事。你虽是小七的婢女,却痴长小七五千年,事情的轻重,你应该懂得。小七是个重情重义的丫头,如果让她知道了,她必前去报恩。”小果听着姥姥的话,轻轻点头。
  姥姥轻挥衣袖,将右掌放在小果头顶,片刻姥姥的掌心发出红色光芒,光芒罩住了小果的头。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姥姥嘘了口气,收回手掌,微笑着说:“小果,为了弥补当年的过失,姥姥多给你输入了千年功力,你现在的功力远在小七之上,记住,无论何时,小七都是你的主子,你必须保护好她。”小果点头谢恩。
  姥姥抬头看着长满红叶,结着绿果的茂盛大树,轻轻叹息了一声:“情果,情果,你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食果能记起前世情缘,可寻觅三生轮回的恋人……小七,你能否逃过情果之劫!”说着,她无意间看见小果正出神地看着情果树,眼睛里变幻着神采。
  “姥姥,我听说情果是我们狐族的神果,只要食其一颗,功力可增一倍,是这样吗?”小果贪婪地看着树上发着绿色光芒的果子说。
  “你在想什么?小果,告诉你,你千万别打情果的主意,这是我们灵狐的圣果,用情果增加功力,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小果,你给我听好了,如果让我知道你对情果起了邪念,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对了,你最好离老四远一点,他是我们狐族的王子,别说我没提醒你,你的身份配不起!”说完,姥姥冷冷地看了小果一眼,像是洞察了一切,轻轻笑了笑,接着说,“你母亲将幻术传授给了你,你在习练幻术?”
  “没……没有,姥姥,虽然母亲将幻术心法传授于我,我被姥姥削去法力时,连同心法一并消失了!”小果哆哆嗦嗦地说。
  “最好没有,你母亲是奴族唯一修炼过幻术之狐,幻术可迷人心智,虽然狐族天生媚术,但幻术比媚术更可怕,一旦修炼,便会心生邪念。作为灵狐的奴族,你必须安分守己地忠心侍奉主子。待时机成熟,我自会做主,为你婚配。”说完,姥姥冷笑了两声,慢慢转身离开了。
  小果听见姥姥如地狱里传过来的,鬼魅般的笑声,打了个寒战,咬着唇,泪在眼中打转,看着慢慢走远的姥姥。她的眼睛里闪动着邪性的光芒,光芒也只是稍纵即逝。
  她耳边响起母亲的话:“小果,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我传授给你的幻术心法,跟随心法,勤加练习,定能保你平安。不过,你不可用幻术害人。小果,情果食一枚可增强一倍功力,只是要用自己的血与异性之血交融方可奏效,这是我在姥姥身边多年探得的秘密,切不可让第三人知道……”
  
  二
  小果出神地想着,抬起泪眼,凝神看着情果树。一位十八九岁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孩儿,从远处慢慢靠近了她,看见小果眼中的泪,惊呼起来,伸出手为她擦拭:“小果,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让姥姥教训他。是不是四哥哥?小果,你别生气了,我知道四哥哥喜欢你。姥姥说了,你不能嫁给四哥哥,因为你不是我们灵狐一族,你是奴族……”
  “别说了,你们灵狐一族就很了不起吗,不就是一身白色皮毛,因为我们的皮毛是黄色,就要当奴当婢?这是什么道理。当年,就是你,灵狐一族的七公主,因你贪玩,跑出了百里竹林,被猎人射中,灵狐一族至高无上的姥姥就迁怒于我,削去我的法力,还将我的家人赶出竹林,致使他们落入猎人的陷阱……”小果泪流满面地、愤恨地说。
  “当年……什么当年,小果,你说清楚,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当年,我被猎人射中了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是谁救了我,难怪最近我的心头总是隐隐的痛,靠这棵树越近,感觉就越不安。这棵树,仿佛有魔力,总吸引我靠近它。小果,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小七拉住了小果的手,急切地央求着,“好姐姐,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我这几日,日日梦见一书生在山涧的草舍向我招手,姐姐,你告诉我吧!”
  小果看小七着急的样子,知道自己说漏了嘴,想起三千年前,姥姥惩罚自己时的惨状,削去法力,打碎法骨,拍散法魂,整整三千年,自己如同活在地狱里,她打了个寒战:“没……没什么,什么也没发生过,我随意说的。”说着她用力甩开了抓着她的小七,向前快步走。
  她的前方是高大的情果树,她走了几步,情果树粗壮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想绕开,一片红色的树叶,飘飘荡荡地落在她脚下,红色,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猛地止住了脚步,慢慢弯腰,拾起红色的树叶,红色如血,浸入她的眼眸,是她家族的血。她的眼前闪过那一日的情景。
  七公主被猎人射中了,书生救了她。那书生,长的真英俊,就那么温柔地抱着小七,柔情地与小七低语。小七在他怀里,很安静。小果曾想过,如果那书生抱着自己该有多好。她跑回百里竹林,跪在姥姥脚下,哭诉着七公主被猎人所伤,姥姥冷冷地看着她,那眼神是冰做的,可以杀人。姥姥轻轻挥手,她痛苦地哀嚎着蜷缩在姥姥脚下。她的母亲、她的族人跪着,一大片,可姥姥是多冷漠啊!下令将父母连同族人一同逐出了百里竹林,出了竹林,对于族人将是死路一条。她无法忘记母亲最后抱着她,在她耳边说:“活下去,小果,一定要活下去!”父亲为了替她求情,额头上的血,就如眼前这片情果树叶,红艳艳的。族人走出了竹林,等待他们的是猎人的陷阱,他们的皮毛已经被做成大衣,或装饰物套在人类的某个富家子弟身上了吧!
  小果眼里红光凝聚,一闪而过。她突然浅浅地笑,笑得吗很美,很美。她转身,久久地看着小七,把玩着手中的红色叶片。叶片的脉络发出鲜艳的红光,红光已红得发黑了。她轻轻用力,叶片便在掌心碎成了粉垩。
  小果手臂轻挥,将揉碎的叶片抛向空中,也只是片刻,那碎片便随风飘散得无影无踪了。她依然微笑,凝神看着小七。情果树随风摇摆着身姿,红色的叶片,绿色的果实,在阳光下,闪着光芒。有几片叶子落下,落在了追上来的小七身上。小果微笑着,帮小七捡拾着肩头的红叶。嘴角的笑,很柔软。
  “七公主,你看树上的果子多好看,听说情果是我们狐族的圣果,吃了圣果,便会在它的指引下,找到意中人,也不知是真是假。你还记得你的大姐吗?她嫁给了十里桃园的圣狐,那可是青丘传人。我听人说,就是因为姥姥给她吃下了一枚情果,才引你大姐找到了爱她的人。七公主,你有没有意中人啊?”小果有意无意地,幽幽地看着情果,眼睛似看非看地瞄了一眼小七。
  “情果?能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姥姥不是说吃了这个果子会中毒,忘记自己的前尘往事吗?是姥姥在骗我吗?”小七看着树上绿盈盈的果子,眼中有疑惑。她看看小果,又看着情果。“我在很小的时候听姥姥和父亲谈论过情果,要想使情果发挥……”
  “要想使情果发挥效果,必须用自己的血和着异性之血,与情果同服,对吗?”小果温柔地笑着说。
  “你……你怎么知道?这是我们灵狐一族的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小七疑惑地抬头看着小果。
  “当然是姥姥告诉我的!”小果微笑着,眼睛里有淡蓝色的光芒,缓缓地扑向小七的眉心,小果继续微笑着说,“七公主,吞下一枚情果,你就可以与你前世的情人相见了,别怕,你的心头早就染上了人类男子的血,来,自己去摘果子,去吧!”小七如被人摄去魂魄,眼睛直直地看着情果,身体在小果的法力下,慢慢飞起,飞上了情果树,伸手摘下一枚绿色的果实,放在鼻息处轻轻地嗅。情果在她掌心慢慢融化,化成一缕幽暗之光从鼻息处缓缓进入体内。小果还在笑,笑得妩媚又邪恶。她慢慢放下小七。小七呆滞地靠着情果树坐下,缓缓地闭上眼睛睡着了。小果看着小七美丽的面孔,轻轻撇了撇嘴。
  情果树的红色树叶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一片又一片地落下来,落在小七的头上,肩上,小七靠在树上,仿佛在睡梦中,脑海里浮现出别样的景致……
  
  三
  那是个草长莺飞的季节,百里竹林,林深竹密。几丛幽幽翠竹后,闪出一只白色的狐狸奔跑着,她的身后跟着一位身穿黄色衣衫的女子,是小果。小果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了,汗珠渗出了额头,她顾不得擦拭。小白狐奔跑了一阵子,眼看就要到竹林边了,她停下了脚步,轻轻一个转身,变身成了美丽的白衣女孩儿,“咯咯”地笑着:“小果,累了吗?”
  小果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七公主,你慢点儿,我快累死了。”
  “哈哈……你比我修炼的时间长,功力怎么这么弱。”七公主嬉笑着指着小果说。
  “七公主,我们作奴婢的怎么能和主子相比,你们是灵狐,修炼一年顶我们两年,比不上你很自然啊!没什么好笑的。”小果浅浅地笑着,站起来,为小七擦着汗。
  不远处传来“叽叽”声,一只七彩锦鸡站在树杈上欢快地叫着。小七飞起身挥挥手,锦鸡飞走了,小七追赶着,渐渐跑出了竹林。变成人形的小七嫌弃双脚跑得太慢,现出了原形,继续追着锦鸡跑。小七不曾料到危险已慢慢靠近她,一支冰冷的箭射进了她的胸膛,小七扑倒在地。一个虬髯猎人从树后闪了出来,大笑着,倒提起了小七。小七白色的身体,头朝下抖动着,哀叫着,猎人抚摸着小七白色的皮毛,得意地笑了两声:“哈哈……这皮毛真亮,今晚活剥了它,皮毛还是活的,明天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正在猎人得意地提着小七往回走时,迎面走来一位白衣书生,小七看着白衣书生,轻轻地哀嚎着。白衣书生只瞄了一眼,便被小七凄楚的表情打动,它看见了小七眼中的泪。书生喊停了猎人,用自己的一根玉笛换下了小七。
  他抱起她,来到竹林边的一个茅草庐,为她采来了草药,敷在伤口上。第二天清晨,书生采青草上露珠滴入她口中,夜晚,他抱着她坐在篝火旁。只是书生在为小七拔出射入体内的箭时,不小心弄伤了自己,一滴血,落到了小七的伤口上,慢慢流入了心头……
  “书生……”小七猛地睁开了眼睛。
  “七公主,你醒啦!”小果看见小七醒来微笑着说。
  “小果,我是怎么了,刚才看着你的眼睛就觉得晕晕沉沉的想睡,梦里,我好像摘了情果,那情果到我手心就化成一缕轻烟,被我吸入身体。”小七看着小果,小果的眼睛发出幽蓝色的光,小七突然激动地抓住了小果的胳膊,“小果,我看见那个书生了,是救我的白衣书生。他为了救我,到山里采药,我看见他从山崖上摔下来,差一点没命。每天晚上他将我抱在怀里,给我吹竹笛,那竹笛是他亲手做的,他的玉笛……他的玉笛……小果,我要找到他,报答他!小果……”小七激动地说着,眼里的泪缓缓滑落。
  “七公主,你真的想起来了吗?几千年过去了,也不知多少世轮回了,你怎么找他。嗯,对了,你吃了情果,可以一眼寻到救你之人的轮回之身了。”小果似笑非笑地说。小果的话音未落,小七已向竹林外飞奔而去。
  小七边走边说:“我知道他在哪里,我知道,他就在那个草舍里等我,我看见他了。”
  
  四
  小果看着小七渐渐消失的背影,她收起了眼中的蓝光,笑着,笑的很美:“母亲,你传授我的幻术心法,我从没有忘记,今天初试,果然厉害。母亲、我的族人们,你们放心,我会让害你们的人尝到痛的滋味。”
  “小果,你一个人瞎嘀咕什么呢?”小果听见声音像被人窥破了秘密,急忙收回魅惑的眼神,回头看见是四王子,又狐媚地笑起来。
  “四王子,你说话别那么大声好不好,奴婢的胆子很小,你都吓到奴婢了。”说着,小果故做惊吓状,拍着心口看向四王子,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四王子看着小果的眼睛,神情略略呆滞。小果看着四王子呆傻的样子,媚媚地笑着,收回了眼睛里散发出的幽幽光芒。“四王子,你这样盯着奴婢,奴婢会不好意思的。”
nba买球,  “小果,你真美,小果……”四王子说着,便抱住了小果,四王子的唇霸道地寻找着小果的唇,小果躲闪着。四王子的双臂用力圈住了她,她软软地倒在了四王子的怀里。情果树下,青草如厚厚的绒毯,红色叶片是美丽的棉被,将小果和四王子淹没。他们热烈地拥抱着,滚进了红色树叶里。那一刻,世间万物都停止了呼吸,天空有云,慢慢飘浮,慢慢地。小果觉得她的世界,随着王子进入她体内的深入探究,变得忽明忽暗,一半是仇恨,一半是甜蜜。

        我是一只小狐狸,天真无邪,无忧无虑!

        有一天,我在山林里玩耍,掉进了猎人设计的陷井里,怎么跳也跳不出来。山林里人烟稀少,怎么叫也没有伙伴来救我。

        孤独无助,咀丧。要是猎人来了怎么办?我很害怕再也见不到爹爹和娘亲了。

         突然,我听到了脚步声,心里恐俱极了,浑身情不自禁的发抖。“呜呜呜”地哭起来。

         “是什么动物在里面?”我看到陷井上面有人看着我。是一个清秀书生。他伸手温柔地把我抱起来。目光温和。说:“好可爱的小狐狸。不要害怕,我不是猎人。下次出来玩耍小心点。不要让猎人发现了。”就把我放到地上,说:“快走吧,回家去。”我跑了几步,又停住了回头看了看他,把他的模样记住了。滚滚红尘中,我已中了爱的毒!

         一千年以后,我已修炼成狐仙,跟随太上老君修练医术。师傅说我还要修练最后一关才能上天升入仙班。我知道。那就是情关!

          一千年过后,当年的书生转了好几世。目前姓文,还是个穷书生,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我摇身一变成人的模样,一身白衣。假装很疲惫很虚弱。来到书生住的房子敲门,书生出来开门。还是当年那清秀的模样。我说:“先生,小女子胡心,从他乡逃难来此,父母已失散。望先生收留。”说完我就假装晕倒在地上。文生手忙脚乱的把我扶进屋。端来热气腾腾的茶水。

        日复一日,我为文生做美味的羹汤,陪他夜里点灯读书。读书累了,我为他跳一支舞蹈。白裙子飘飘,如影如梦般。文生痴痴的地看着我。深情的对我说:“胡心,你真美,待我考取功名时,必定娶你做我的妻。”我说:“我不要你考取功名,我们就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文生坚毅地说:“不考取功名,我如何养你?何德何能娶美妻呐?”我妖嗔地说:“我吃得很少的,不用你养。”他拥我入怀。春光满屋!

         我们在集市上开了个药铺,我用学来的医术为远近的乡亲治疗各种遗难杂症。造福一方百姓。渐渐的我成了德高望重的名医。文生还是个书生,晚上我还是陪他苦读。他陪我上山采药,下海捞渔。日子过得幸福惬意。

       转眼间又到了天朝考科举的日子。文生山盟海誓说:“娘子,待我考中了一定风风光光回来接你去京城。”

       我把为乡亲治病得来的钱,全部给文生用做路费去京城考试。还将尾巴一小束最珍贵的毛发做成精美的毛笔给他。嘱吩他考试时一定用这支笔写。文生本没有考取功名的命,这毛笔耗了我五百年修行换来功名给他。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