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nba买球】午夜惊魂(小说)

作者:集团文学

【一】
   楼道口摆满了花圈,单元门旁支起两个大棚,那大棚旁挂的纸番随风飘舞着,哀伤瘆人的音乐在空气里游荡着,陆小茜感觉到后背一丝丝发凉,这是谁家有人去世了?陆小茜看了看灵棚旁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一阵风吹过来,那摆在棺椁旁的小纸人“噗”地倒在地上,陆小茜被吓得惊叫一声……
   陆小茜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了,看看周围,没有一个人,是啊,怎么会有人呐!这个暑假,老公董强休了年假,带着宝贝女儿楚楚去老家看奶奶去了。原来想一家人一起去老家,无奈单位要考核,她无法请假。送走老公和女儿后的陆小茜本来一个人住就有些害怕,没想到这么倒霉,这个单元里竟然又有人去世了。
   陆小茜很纳闷,自己明明是晕倒了,怎么会躺在家里?百思不得其解,爬起来奔到窗前往楼下看去,楼下正在烧关门纸,这次陆小茜看清楚了,她看到了自己家楼下徐慧跪在那里烧纸,看来是徐慧的老妈去世了。一阵风吹过,纸灰夹裹着火星飞了起来,人群里一阵骚乱,最后总算没有引起火灾。那低沉的哀乐让陆小茜感觉到胸口有些闷。
   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点亮,陆小茜还是觉得有些瘆得慌。“咚咚咚”的敲门声让陆小茜感觉到浑身冰凉,把被子捂在头上。“咚咚咚”陆小茜依旧听到敲门的声响。静静听下,好像有人在说话:“小茜妹妹,是我,我是徐慧。”陆小茜听出是徐慧的声音,急忙爬起来,站在门口,通过猫眼看到是徐慧站在门口,急忙把门打开。
   “小茜妹妹,好点没啊?你看家里出了这事,让大家都跟着难过了。”徐慧坐在沙发上拉着陆小茜的手说。
   “说啥呢,徐慧,谁家都会有生老病死的,还希望你节哀顺变。”陆小茜终于弄明白了是徐慧把自己送回了家。
   陆小茜一边给徐慧倒了杯水一边问徐慧说:“什么时间的事啊?不是说身体恢复的挺好的吗?”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是知道的,老太太在这里一个人住,也就我一周来这个三两趟,你说我有啥办法啊?家里还有个初中生要照顾。今年年初我就打算把老妈接到我那去住,我大哥、二哥都不同意,还不是以为我惦记老太太那点钱。”徐慧说着又哭了起来。
   陆小茜每次经过楼门口的时候,都会往二门里看看。曾经有一次,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趴在防盗门往外看,好像那是过完春节不久,陆小茜急忙问老太太:“大姨,怎么了?”老太太张了张嘴断断续续的说:“我饿了……”那一次还是陆小茜给老太太煮了一碗面条。
   “徐慧,老人家走了,咱做子女的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陆小茜安慰着徐慧。
   “小茜妹妹,没办法,我妈走了,最难过的人是我,但是我妈妈最牵挂的是她的两个儿子。”小茜看出了徐慧因何而难过。但是又有什么办法?“老人吗,孝顺孝顺,顺为孝呗。”小茜苦笑着看着徐慧。徐慧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说:“小茜妹妹,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好点没,如果不舒服给我打电话哦。”
   送走了徐慧,陆小茜感觉好多了,坐在沙发上想,这老太太走了,我有啥好怕的,我还给她送过饭、给她帮忙拿过衣服……就是她回来吓人,估计也不会来吓唬我!
   陆小茜简单地热了点饭,吃完饭的时候楼下的哀乐还没有停,于是她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躺在沙发里看着电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又一次让陆小茜心跳加快,今天这是怎么了?估计是被吓到了!不行,明天要去医院开点安神的药吃了。
   “喂,妈,咋这么半天接电话啊?”电话里传出了楚楚不耐烦的声音。
   “楚楚,哦,刚才妈妈没在房间,你怎么样?还好吗?”陆小茜急忙问道。
   “挺好的,别担心哦,这里的气候与风景绝对一流,今天爸爸还带我去后山上玩去了,满山的野花可漂亮了,妈,你要是和我们一起来多好啊!”听着女儿连珠炮似的话语,陆小茜急忙说:“楚楚,上山要穿上长袖衣服,那里蚊虫比较多,你皮肤容易感染,自己多注意点哦。”
   “啊呀,怎么在家啰嗦,不在家也啰嗦啊!”楚楚有些不耐烦的说。
   “楚楚,你爸爸呢?你让他接电话。”陆小茜此刻很希望董强给自己句安慰的话。
   “妈,我爸还在和前院的大成叔喝酒呢!”话音刚落,陆小茜就只能听到电话那端的盲音了。
  
   【二】
   陆小茜躺在床上来回折腾,怎么也睡不着。此刻外面哀乐早就已经停止了,没有一点动静,但陆小茜就是睡不着。最后她拿了本平时用来催眠的书开始看了起来,这方法绝对管用。正当陆小茜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听到了脚步声,而那脚步声是由远而近的。陆小茜不敢睁开眼睛,她告诉自己,房间里可能是进来小偷了。在这种情况下,装睡是最好的办法,小偷的手里一定会有凶器的……
   过了一会,脚步声渐渐消失,陆小茜翻身坐起,开始检查房间里的东西,看是否有人翻动过,结果却发现,没有少任何东西。走到门口,查看了下门锁,没问题,门是被自己反锁上了的。沙发上的包也没有被翻动过的迹象。而每个房间里的窗子都被自己锁上了的,也没有问题。陆小茜给自己倒了杯水,轻轻地舒了口气,一定是自己刚刚睡着就做梦了……
   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陆小茜走的要比每天早。她走的时候徐慧家还没有烧开门纸,楼下的草坪上铺满的花圈和祭祀用的物品,陆小茜没有回头径直奔到自己的车旁。整个一个上午陆小茜都觉得昏沉沉的,同事小丽走过来问:“小茜姐,咋的了?姐夫刚走就失眠啊?”
nba买球,   “失眠,我真的失眠了。我们楼下有人去世了,结果那哀乐弄的心情不好,所以也没睡好。”陆小茜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文件,这是领导上午开会要用的。
   “小茜姐,大头叫你把文件送过去。”小丽说完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陆小茜再一次打开自己做的计划书,粗略地审视了下,感觉没有问题,于是,走进领导办公室。
   快要下班的时候,陆小茜叫住刚从洗手间溜出来的小丽说:“小丽,今天晚上去我家住呗。”小丽眨了眨眼睛说:“不行的,你妹妹我今天晚上要约会。”说完小丽很快消失在陆小茜的视线外。
   下班后的陆小茜不想回家,却有没有地方可去。当走到自己家楼下的时候,陆小茜简直不敢相信眼睛,楼下一片宁静,陆小茜远远地站在那里,脑子里飞快旋转,不是刚刚去世一天吗?怎么就出殡了?单元门口没有一丝刚刚有人去世的痕迹,这让陆小茜倒吸了口凉气,自己不会是一直在做梦吧?她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感觉到疼,看来不是梦。她小心翼翼地走进楼道……
   经过三楼的时候,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陆小茜感觉自己手脚冰凉,确定三楼里确实没有声音,加快脚步往四楼跑,到了四楼才想起找钥匙,结果在不大的包里摸了半天,才算把钥匙摸到。开门进屋后,急忙把门反锁,靠在门上感觉自己的脚有些发软。陆小茜又一次跑到阳台,往楼下看,楼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而且确实干干净净,草坪上的草也没有踩踏的痕迹。这让陆小茜有些恐惧,她急忙拨打了老公董强的电话,电话里被告知,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陆小茜渐渐有些恍惚,是不是现在的自己还在梦里?拿起电话拨给了曾经一起锻炼的云秀姐:“秀姐,你忙啥呢?”电话那端听着很乱,陆小茜听到云秀姐说:“小茜啊,我今天和你姐夫我们来野三坡玩了,今天就住在这里了。小茜,你有事吗?”陆小茜听到云秀姐也在外地,失落地将电话挂了。
   陆小茜站在门口,很想去敲对面邻居的门,她只是想证实下,自己是否还在梦里。但与对面那对年轻的小两口并不是很熟悉,敲开门怎么说?人家不会以为自己是神经病吧?陆小茜最后还是回到了大厅。惊恐的情绪渐渐平息,把电视打开,希望电视里的声音可以给自己壮壮胆。听到肚子“咕咕”直响,陆小茜这才想起,原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饭。
   简单地给自己煮了包方便面,点开了电脑,希望可以通过和朋友聊天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渐渐地陆小茜忘掉了恐惧,与同学于华聊得热火朝天。于华是陆小茜这批朋友中如今差不多最有钱的一个,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是因从小受到做生意父母的熏陶,所以虽然没有上大学,现在却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只是她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说话依旧不着边际,这些同学们都已经习惯了,而每个同学似乎约好一样,和她打招呼的方式是:土豪,我们可以做朋友嘛?而于华在这个时候总会回一个微笑:“元芳,你怎么看!”
   看看时间不早,陆小茜感觉有些困了,和于华说了再见,下线,洗漱准备睡觉。躺在被窝里,陆小茜感觉有些凉,再次开始折腾,伸手拿起了枕旁那本催眠的书看了起来,陆小茜什么时候睡的自己也不清楚。到了半夜,又一次被奇怪的声音吓醒,她感觉有人在拉东西,发出“咯吱吱”的声响。侧耳细听,感觉是就在隔壁,而隔壁是女儿的房间,陆小茜伸手把灯开开,然后轻轻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站在女儿卧室的门口,静静听了一会,却没有发现任何声响,摇摇头笑了:自己吓唬自己,看来是昨天被吓到了。
   当陆小茜再次昏昏欲睡的时候,奇怪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陆小茜听得真真的,仿佛有人在凿墙,声音比刚才的要大,而且感觉是在楼梯间。陆小茜拿出手电,靠在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那声音确实是从楼下传来的。楼下的老太太不是昨天去世了吗?这里没有人住啊?怎么会有声音,陆小茜越害怕越想看个究竟,轻轻推开门,她看到一抹光扫过,没敢动,陆小茜在黑暗中看到一道黑影飘下楼去,差一点没叫出声来。
   陆小茜是蹲着挪进房间的,这一次她看的很真切,是一道黑影,没有走路的声响,难道真的是自己遇到鬼了?陆小茜把房间的灯全部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她感觉自己浑身发冷,不停地打着寒战。那黑影一直在脑海中飘着,过了很久,她才渐渐的平静下来。陆小茜想是不是因为楼下没人,进了小偷啊?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小偷怎么会知道三楼没人呢?
   恍惚中的陆小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所有房间里的灯还都亮着。关上灯,收拾下,就出了门,走到三楼,发现三楼的门紧锁着,里面没有任何声响,下楼的刹那,陆小茜想,今天晚上我就是去住宾馆,也不回来住了。
  
   【三】
   整个上午陆小茜打不起精神来,吃过午饭,陆小茜准备在办公桌上趴会,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谁这么讨厌?陆小茜心里嘀咕着,打开门后陆小茜发现是办公室的老刘领着两名警察站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陆小茜有些紧张,急忙问:“找我有事吗?”
   “你好,你是陆小茜吧,我们是路南分局的。”说着其中一名警察拿出了证件。
   “我是,我是陆小茜,请进。”陆小茜把两名警察让进屋里。
   年岁稍长的那位警察问陆小茜:“昨天晚上你几点睡的觉?”陆小茜想了半天,确实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的觉了,于是回道:“我最近两天失眠,具体什么时候睡的我也不知道?”
   “那昨天晚上,你听到你们楼里有什么响动吗?”那年龄稍显年轻的警察问。
   “有的,我先是听到有拉东西的声响,后来感觉好像是凿墙的声响。”陆小茜一边回道一边想,莫非昨天晚上楼下真的招贼了?
   “你听到声响后,没有出门看看吗?”听到年长的警察这样问,陆小茜打了个寒战:“我在听到有凿墙声响的时候,偷偷出去看了下,看到一缕白光,然后有个黑影飘下楼。”
   “说清楚点,黑影飘下楼,什么意思?”年长的警察追问道。
   “是的,因为楼下前天死了人,我老公和孩子都没在家,所以我有些害怕。”
   “你家昨天晚上点了一夜的灯对吗?”年轻的警察继续问着。陆小茜点点头说:“是的因为有响动,我害怕,所以一直点着灯,所以我自己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警察同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小茜有些惊奇,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很想知道。“楼下302室发生了盗窃案,我们也是在逐一的调查,如果有什么新想起来的情况,请随时通知我们,这是我的电话。”说着,年长的警察递给了陆小茜一张名片。
   两名警察走了,陆小茜坐在桌前发呆,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昨天看到的那鬼影是个小偷?本打算下班以后去宾馆住的陆小茜,在要下班的时候接到徐慧的电话,说有事找她,于是陆小茜硬着头皮回到了家,看到楼下已经站着几个人,徐慧还有对面一楼的一个大叔,其他的陆小茜并不认识。徐慧老远就和陆小茜打招呼:“小茜,刚回来啊,等你那。”
   “怎么了?徐慧姐。”陆小茜急忙问。
   “这不是刚还在说吗?昨天晚上我家进贼了,本来想等我妈的事办完,消停一阵再清理下我母亲的东西,结果昨天晚上竟然被盗了。”徐慧一边说,一边流着眼泪。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