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希伯莱的先知故事与希伯莱着名先知介绍

作者:集团文学

  厄则克尔(“上帝给予力量”的意思)是三位“主要先知”其中之一,而另外两位则分别是伊萨伊亚以及耶利米亚。他是一位居住于耶路撒冷的年轻牧师,时间大约在巴比伦的国王耐布查则耐匝尔于公元前595年前来袭击犹大的那个时候,而且他与那位年轻的国王耶霍伊亚金以及上万名贵族一起被掳走。
  厄则克尔定居于切巴尔河附近的泰尔阿比布河的旁边,这是一条来自南方的巴比伦而弯弯曲曲流经大平原的大运河,而此后不久他就成为了一个大的犹太人流放移民群体的代言人。而这些人似乎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受耐布查则耐匝尔的看顾,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成为了非常成功的农场主或者商人——甚至成为国王宫廷之中的显要人士与成员。他们本来非常沉浸于187首赞美诗中那份深沉的思乡情绪之中: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了下来,
  是的,当回忆西雍的时候我们泪流满面。
  我们曾把竖琴挂于柳枝上,我们生存于那里。
  从那里他们把我们当作俘囚掠走
  他们还逼迫我们唱起这首歌;
  而且那些奴役我们的人逼我们强颜欢笑,
  还说,来给我们唱一首西雍的歌。
  我们怎么可以在异乡的土地上唱上主的歌?
  
  可是当关键时刻来临而放逐被正式宣布到期之时,也就是在公元前538年,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主体人员依然留在那儿并未返回耶路撒冷。
  而厄则克尔作为一位先知的主体职能之一,就是警告他的人民不要过多伤怀于这种过度的离别之情,正如他过去毫不留情地鞭挞犹大所犯下的罪行。以色列另外的十个部族也曾“迷失”过,当公元前722年阿西里亚人在萨尔岗二世统治时期从尼耐威出兵,一举席卷以色列北部王国而最终导致其覆灭之时。这些部族就都长时间以来混杂于异教徒之中而丧失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更加被拥有高级文明程度的征服者所同化;因而作为厄则克尔先知的成就之一就是时刻提醒人们这一次的被流放也因而被彻底迷失。他被人们称呼为犹太教始祖,如果说还不是亲手缔造者的话,因为他教导整个犹大部族的流放者们——他们已经被混杂于外邦民族之中——提醒他们保持自己的身份个性以坚持法典的各方面要求。他给予自己的同胞们以希望,挽救他们于灰心失望之中,鼓励他们坚持恪守,为他们最终能够返回犹大而增强勇气与信心,他甚至以宗教玄幻的各种仪式来提请当时的人们在生活细节方面该遵守怎样的节操。
  厄则克尔或许是希伯来先知之中最具特性最有贡献而最富创建之人,他几乎达到了这样的程度而断然肯定德莱顿的两句诗(在阿布萨罗姆以及阿其托菲尔篇章中):
  
  大的智慧几近于疯狂,
  它们之间几乎无分别。
  
  他侧身俯卧于左侧三百九十天,作为以色列北部王国被放逐时段的象征,然后又侧卧于右侧四十天之久,作为犹大部族同样的一个象征。他的宗教仪式奇幻无比,几乎可以说令人达到了可以致幻的效果,或许对那些头脑不清醒的人具有危险的程度。在圣经中有着这些的一些话语:
  
  我看到了一阵旋风来自北方,
  乌云卷裹着一团熊熊的烈火,
  四周全是一片光华四射,
  云朵烈焰之中全都是琥珀色,
  投射于外是中心的烈火。
  而从火焰中心显出四个生灵。
  这是他们的形象:他们像人。
  每一个四张脸,有四个翅膀。
  他们的腿脚都是笔直笔挺的;
  他们的脚掌像是小牛的脚掌;
  浑身闪闪发光如烧红的铜铁。
  身上四边翅膀下面有如人手;
  他们四个各自翅上有如人面。
  至于说他们的人面,四个人
  各有一张人脸,狮脸,右边;
  各有一张牛脸,却是在左边;
  他们四位分别各有一张鹰脸。
nba买球,  
  在这儿厄则克尔讲述了他另外一个著名的幻梦所见。
  
  上主把他的一只手安放在我的身上,以他的圣神之力带着我一起飞离,最终把我放下来到了一条深谷之中,这里到处都是布满四野的枯骨。他让我在这些死人骨头之中穿行:这些骨头散落在我的四周,它们几乎遮蔽了整个大平原上,枯骨支离破碎泛着一片惨白之光。
  而他则对我说,“人之子,这些枯骨能复活吗?”而我则回答说,“天主上帝,这个只有你能知道了。”
  这时他就开口道,“你对着这些枯骨说预言,就对它们说,‘听着,你们这些干枯的骨头,来听上主之言。这是天主上帝所要对你们说的——哦你们这些干枯的骨头!快看,我要让你们拥有气息,你们将会复活。我要让你们复生肌腱,要让你们重生血肉,而且我要让你们骨头上生出肌肤。我要对你们呼气,要让你们再生,从而你们就会知道我是唯一之主。’”
  因而我就遵嘱说出了预言。而正当我在预言之际,就听到有声音发出,悉悉索索咯咯作响不绝于耳,好像骨节与骨节交合在一起之声。这个时候我所看到的,是肌腱血肉重生,肌肤重新密布于骨上。然而它们还没有生命。
  接下来他又对我说,“你要对着风说出预言。说预言吧,人之子,就对着风说,‘这位天主上帝如此命令:来自四面的风,哦吹吧,吹拂这些被杀戮者,他们就会复生。’”
  因而我就遵嘱说出了预言,气息就被吹入它们之中,这样立时它们就复活了,它们都纷纷站立起来,原来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
  接着他又对我说,“人之子,这些枯骨就是整个以色列家族,而他们口中正在说的是:‘我们都是一些骨头,一些枯干了的骨头,我们丧失了希望,我们已被分割剥离开来。’因而,你要说出预言告诉他们这个,‘这位天主上帝如此宣布:听着,我的人民,我要打开你们的坟墓,把你们从墓穴之中带出来,重新回到以色列的土地上。而当我打开你们的墓穴之时,把你们都带出坟墓之际,你们就会知道我是唯一的天主了,哦我的民族。我要让你们拥有我的灵魂,你们就会复生。我要把你们重新置于属于你们自己的土地上。到那时你们就会明白我说了我也做了——我雅威,这位天主上帝。’”   

探察“先知” 在《圣经》中,“先知”是指那些获得神召、与神沟通、传达神意之人。 公元前9世纪以前,幼发拉 底河至尼罗河流域之间普遍存在着通过各种方式与神沟通、传达神意的人。他们通过占卜、释梦、抛掷圣骰或观察飞鸟坠落、检查献祭动物肝脏等形式来忖度并传达 “神意”,先知阿摩司在北国以色列传道解答生活中出现的各种疑惑,这些问题小到找寻失物,大到战争的胜负,收获的丰歉。希伯莱民族中也有这样的“占卜先 知”。据《撒母耳记》第9章5~9节记载,扫罗家的驴子走失后,扫罗的仆人就建议他拿着四分之一客舍勒的银子去寻求撒母耳先知的指示。当时不仅有“占卜先 知”,还存在着“迷狂先知”。据《列王记上》第18章26~29节记载,与以利亚斗法的450名巴力先知狂呼乱跳,甚至不惜用刀枪把身体割刺流血,陷入迷 狂以求与神沟通。 公元前11世纪末,随着希伯莱统一王国的建立,这些占卜先知和迷狂先知中的一部分人继续在乡间活动,一部分则演先知 们变为专管宗教仪式的圣殿祭司;另一部分则成了国王的宫廷先知。宫廷先知的主要职责是为君王的重大决策提供神意的认可。有时一个国王拥有的这类先知竟达数 百人。为保宫廷俸禄,这种先知往往只敢讲顺乎王意的话。但宫廷先知中也有像拿单、以利亚和米该雅那样刚正不阿的耿直之士,他们不畏君主淫威,“不说吉语, 单说凶言”。 《圣经》中共收录了16位先知的言论。根据他们着作的长短多少又有了大小先知之分。“大先知”包括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和但以理4位先知;12位“小先知”分别是:何西阿、约珥、阿摩司、俄巴底亚、约拿、弥迦、那鸿、哈巴谷、西番雅、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 这些背负神圣使命的先知从使命的神圣中获得了勇气和力量,他们勇气倍增,敢于无所畏惧地谴责邪恶,宣扬正义;不计个人的荣辱得失去声讨统治阶级乃至整个 民族的罪恶。他们持之以恒,历磨难不改其志,处艰辛不改其行。同时,预言天启的性质还蕴藏了另一层功效,一旦预言的部分内容激变为现实,先知的预言便会产 生巨大的威慑力,因而先知预言中尚未实现和有待实现的预言就具有了更大的感召力和现实指导性。 先知运动 对于希伯 莱民族而言,公元前8至公元前5世纪的300多年的历史是风云变幻而又动荡不安的。在这期间,北南两国相继灭亡于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王国,庄严华美的耶路 撒冷圣殿被夷为废墟,希伯莱人被掳至异乡为囚。在这期间,亚述、新巴比伦相继称霸,又相继灭亡,让位于崛起于伊朗高原的波斯王国。这一切的巨变给当时的人 们带来巨大的思想冲击。 忧国忧民的先知耶利米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背景下,希伯莱正典先知登上了历史舞台。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7世 纪时正值亚述王朝称霸,那时,统一王国已分裂为南北两国。由于民族盛世已过,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社会政治生活和宗教生活日趋腐败。国 王和贵族昏庸暴戾,上层阶级醉生梦死,祭司只知索要祭品、狂喝滥饮,奸商、高利贷者不择手段地聚敛财富,整个社会道德败坏世风日下,伪善、贪婪、欺诈等不 义之事举目可见。此时整个社会内部已是危机四伏;而在民族外部,新兴的亚述王朝一直对北南两国虎视眈眈,久存觊觎之心。然而在这多难之秋,两国的统治阶级 却沉陷于纸醉金迷的安逸生活。此时,有着清醒的社会意识和危机意识的阿摩司、何西阿、以赛亚、弥迦等人开始了他们坎坷不平、饱经磨难的先知生涯。他们是真 诚的爱国者,痛苦的清醒者,看到人们逐日背离上帝之道,多行不义,国势堪忧而人们又浑然不觉的现实,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驱使他们大声疾呼,呼唤施行社会公 正,以期唤醒民众,进行社会改革,最终达到改变国家命运的目的。 以色列国和犹太国相继灭亡后,先知预言的内容和重点发生了转变。耶利 米、以西结、西番雅、那鸿、哈巴谷等先知在谴责希伯莱人的罪孽,预言其受惩命运时,预言的安慰动机有所增强。他们为民族的存亡而担忧,为国家的沦丧而哀 哭;然而,他们又不忘抚慰民族受伤的心灵,鼓舞他们为民族复兴而努力的信心。 随着波斯称霸时期的到来,俄巴底亚、第二以赛亚、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等先知的预言则转入了以描绘来世、憧憬未来为主。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希伯莱先知运动渐趋衰落。衰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此时独尊上帝的犹太教已经形成,犹太教的经典《摩西五经》逐渐编纂成书。此后,研读《摩西五经》成为了解神意、认识上帝的主要途径,犹太教的经典大法最终取代了曾长期作为希伯莱人精神食粮的先知教诲。 尽管希伯莱先知们只是向他们的同胞宣讲公义的社会必要性,完全以神人立约作为施到公义的思想基础,但他们那震聋发聩的呼喊却道出人类追求公义的共同心 愿。先知思想对西方的知识分子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它“为西方知识分子提供了精神上的超越性,即对现实的不完满世界产生一种不懈的改善欲望及永恒的批判与终 极的关怀”。 希伯莱着名先知 以西结的预言 以西结以前是耶路撒冷的祭司,他在迦勒底人第一次进攻犹大城时被掳往迦巴鲁河谷。在那里,耶和华的手降在他身上,他感了灵,便开始为被俘的希伯莱人作预言,以西结在被俘的第五年四月初五接受了上帝的默示。 他看见狂风从北方吹来,一朵含着火的大云吹过来,周围发出光辉,其中有如同精金的火,又从其中现出奇怪的四个活物,那活物有人的形象,它各有四张脸、四 个翅膀,正面是人的脸,右面是狮子的脸,左面则是牛的脸,背面又是鹰的脸。那些活物在火光和闪电中奔走;每个活物的旁边又是一个轮,四个轮中各显得如轮中 套轮,轮辋周围是无数的眼睛,那些活物的灵都在轮中。 在它们的头上是全能者上帝的宝座形象,仿佛蓝宝石一般灿烂,宝座上仿佛有人形, 腰以下则是火的形状,周围是一片光辉,那光辉有着彩虹的色彩,这便是耶和华的荣耀形象。上帝对以西结说:“人子,站起来!我要和你说话。”于是灵便进入了 他的身躯。上帝差遣他往悖逆的国民以色列人那里去,告诉他们,以色列人和他们的祖宗违背了耶和华,直到现在他们还面无羞耻、执迷不悟。 上帝又告诉以西结,作为先知他处在荆棘和蒺藜中,处在蝎子之中,但他要以西结不用怕他们。他赐给以西结一卷书,让他吃下去,好向以色列人传达其中的哀 号、叹息以及悲痛。上帝对以西结说:“人子啊!你要拿一块砖,摆在你面前,将耶路撒冷城画在上面。又围困这城,造台筑垒,安营攻击,四周安置撞城槌攻城。 又要以铁锅放在你和城的中间,你要对面攻击这座城,使城被困,这样好作以色列国家的预兆。” “你要取小麦、大麦、豆子等装在一个器皿 中,用做自己的饼……你要用人粪在众人眼前烧烤。以色列人在我驱赶他们往各国中间去时,也必这样吃不洁净的食物。”以西结向上帝说,自己从小未受过玷污, 求神不要这样吩咐他。上帝才说许他以牛粪代替人粪烤饼。上帝表示他必在耶路撒冷折断以色列人的杖,断绝他们的粮,使他们吃饼要按分量忧虑而吃,喝水也要按 限量惊惶而喝,他们将因自己的罪孽而消灭。 接下去,如同所有先知书中所说的:上帝让以西结警告以色列人,因为他们背弃了耶和华,崇拜偶像和邪神,不行公义,多行淫乱,所以必然遭受刀剑、瘟疫、饥荒和亡国的惩罚,虽然那残遗的子民可以蒙恩免灾。 第二年的六月初五,以西结在家中,当着犹大诸长老的面,又得上帝的灵降在身上,那仿佛火的形象伸出一只手的样式,抓住他的一绺头发,将他举到天地中间。在这异象当中,他到了耶路撒冷。 他目睹了邪恶的偶像和圣殿中四壁的污秽图画。就在耶和华殿的内院以西结目睹有人作太阳崇拜。鉴于犹太长老和民众暗中所行背主的事,以西结在异象中被告知,神要命那监管耶路撒冷城的人,手拿灭命的兵器前来惩罚耶路撒冷。 接下去又是以西结见上帝的异象,以及借神之口对色列人道德沦丧、崇拜偶像的责备,预言因假先知谎言和背约纵淫会遭到的报应。那就是耶路撒冷必然陷落,希伯莱人将如同无家可归的羊。 在历数埃及的沦亡和非利士人等犹大邻国的失败之后,上帝立以西结为守望者,使他随时警策以色列人;上帝自己也表示“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 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失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他们回来,我必从万民中领出他们,从各国内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故土”。上帝许诺了要惩罚一切仇害以色 列的人,因为以色列人必然重新蒙神的福佑。 反映先知以西结企盼巴比伦囚虏重返故乡,再建圣殿故事的壁画。发现于叙利亚古城都位欧罗 巴。以色列被掠后第十二年的十月初五,有人从耶路撒冷逃到迦巴鲁河谷,告诉耶路撒冷终于被攻破,犹大已经亡国。但就在这之后,以西结感灵看见平原上的枯骨 复生,以色列民族绝望之余仍得复兴;上帝又以两根木杖在手中合而为一的异象,告诉以西结,犹大与以色列最终会合为一个国家。 在以西结 被巴比伦人俘虏的第二十五年,也即耶路撒冷城破之后的第十四年的正月十五,上帝的灵将以西结带到以色列故地的至高之山。他看见了为重建圣城而有人在度量城 基、规划城墙至耶和华殿的内院的异象,这暗示了犹大人国家的典章制度必然在上帝的眷顾之下恢复起来,昔日大卫王的强大即将再次成为以色列的现实。 公义的先知——阿摩斯 阿摩斯是一位来自犹地亚山区一个小村庄的牧羊人,他生活在一个自民族分裂以来相对比较繁荣先知阿摩司在北国以色列传道的时期。随着经济的发展,新的社会问题也随之产生了。使用奴隶耕种的地主吞并了小农们的地产,将大批一无所有的人推入了城市。 财富的不平均导致了社会不公。阿摩斯以激烈的态度对这些丑恶的现象进行了无情的抨击:贫富悬殊,巧取豪夺,趁危渔利,纲纪败坏,宫廷阴谋,等等。在一个节日庆典上,他以耶和华代言人的口气对聚集的人群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谴责,谴责他们的虚伪、贪婪和对贫穷者的掠夺: “你们虽向我献燔祭和素祭, 我却不悦纳, 也不喜你们用肥畜献的平安祭; 要使你们的歌声远离我, 因为我不听你们弹琴的响声。 唯愿公平如大海滚滚。 使公正如江河滔滔。” 爱的先知——何西阿 何西阿生活在比阿摩斯大约晚了一代人的北方王国,他是一个拙于言辞、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深处激情的乡下人。此时,北方王国短暂的繁荣已经结束,进入了它 的衰落时期。何西阿与阿摩斯一样,也非常强调道德的重要性,但他又认为上帝是宽容仁慈的,他对以色列人的爱缓和了他对他们的裁决。何西阿把上帝与以色列人 的关系比作丈夫和妻子的关系。他宣称,不忠的妻子必须为她的行为受到惩罚,但是这种惩罚并不意味着丈夫对她的爱就已结束。这种爱的作用是惩戒和净化。他借 上帝之口说:“我心聘你永远归我为妻,以仁义、公平、慈爱、怜悯聘你归我;也以诚实聘你归我,你就必认识我——耶和华。” 阿摩斯曾预言,由于以色列人的罪孽,其民族的覆亡是不可避免的。何西阿也看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又期待着最后的拯救,希望通过经受苦难使人们懂得,只有忠于上帝才能带来安全与和平。他宣扬的是上帝始终不渝的爱。 圣洁的先知——以赛亚 以赛亚出身王族,与其他先知一样,他认为自己对这两个希伯莱人的国家都负有使命,因此他对这两个国家的弊端进行了极其严厉的抨击。以赛亚的思想中充满了 对上帝的神圣性和圣洁性的认识,上帝是至高无上和完美无瑕的。他的预言诗歌充满了感染力,达到了古代希伯莱文学的最高水平。以赛亚对永恒和平向往的诗句, 已成为后世人们经常引用的经典名言: “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 把枪打成镰刀。 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 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雅各家啊,来吧! 我们在耶和华的光明中行走。 以赛亚已经预见到了以色列和犹大两王国都将被消灭,这是对它们所犯下的罪孽的惩罚。但它们的毁灭将不是最后的结局,“剩下的将返回,满溢着公义”。经历过大灾难的幸存者们将得到净化和觉悟,剩下的少数人将顺从万能的上帝,以色列人将通过这些幸存者而获得新生。 呐喊的先知——弥迦 弥迦出身微寒,他更能反映下层民众的心。他强烈地谴责社会中的不公正,无情地揭露贪官富豪的罪恶。他宣称,他们犯下的种种恶行,特别是对穷人的长期盘 剥,已使社会中充满了罪恶,大灾难即将降临。弥迦强调,仅靠那些空洞的献祭和仪式是不可能得到赎救的,真正的赎救要靠信仰和行动。他说: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 他向你所要求的是什么呢? 先知弥迦。此画绘于15世纪。弥迦是12小先知之一。只要你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上帝同行。 光明的先知——耶利米 耶利米是一位亲眼目睹了犹大王国灭亡的先知。他早已预感到了民族即将到来的覆亡,为日益临近的灾难深感悲哀,但他又不愿意袖手旁观,因此痛哭流涕,奔走呼号。他面见国王西底家,发出不祥的警告: 圣殿必如示罗,耶路撒冷将变为坟场。 但他的预言不但没有引起重视,反而不断遭到迫害,后来被关进了地牢,几乎招来杀身之祸。但他仍坚持己见,为民族的悲剧痛心疾首: 主呵,你知道我,你看见我,你使我的心朝向你。 光明的先知耶利来他听到了上帝的回答:“我与你同在,我将拯救你。” 在犹大王国最后的岁月里,当人们意识到他们确实已处在绝望之中,并开始认识到耶利米预言的正确性时,他却已着眼于更遥远的未来。巴比伦人没有把耶利米这 位老人抓走,他依然关心着希伯莱民族的命运,他带信给那些在巴比伦的流放者,劝他们要有耐心,要精神愉快。他还劝造他们去种植葡萄,建造房子,要在异乡的 土地上生活下去。在绝望的时候,他不停地向人们宣讲以色列仍有辉煌的未来,这种辉煌的未来包括重建希伯莱人的国家。正是由于他的影响,那些被流放的希伯莱 人才在黑暗的时刻保持了对耶和华的信仰和对未来的信心,并最终等到了光明的来临。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