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微小说】密码

作者:集团文学

梁新的老父亲在梁新的母亲去世不到四个月时也去世了。
  不缺钱不给梁新添乱的老人,死在独居的家里,死得很凄凉,身边没有儿孙的陪伴,只有一个保姆在眼前。
  本来七十多一点儿的梁老爷子身体还很硬朗的,就是不久前老伴走了,打击他很重,再加上独生儿子梁新总说没时间不回家看看,想看看孙子,儿媳妇也以怕耽误孩子考上好中学而拒绝了。
  老人孤独郁闷,除了量很少的一日两餐,再就是睡觉和趴在窗口看天度日。
  那天早晨,保姆做好了饭,却听不到老人起来的动静,过去敲门也没反应,保姆忽然意识到问题可能严重了,才哆哆嗦嗦地推开了老人卧室的门,见老人依然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大声喊他也没反应,保姆伸手一摸,老人的额头冰凉,保姆赶紧给梁新打了电话。
  梁新赶到后,老人的身体都硬成了一根弯曲的树棍。
  梁新没有哭泣,却转向保姆怨怼到,老头儿不可能一下子就死了,应该有什么前兆,雇你是干嘛的?为什么不看着点儿,早早报信?这连个话儿也没留下的,万一有个存折什么的不就瞎了吗?
  保姆又气又怕,躲在一边不敢辩白半句。
  梁新不是先处理老人的后事,而是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屋子里胡乱地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他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梁老爷子的简短遗书,上面是这样写的:我死了,是服安眠药自杀,和他人无关,警察不用麻烦了。另,我有一笔不小的存款,是我和老伴儿多年辛苦的积蓄。今我们都离开,理当留给我儿梁新。梁新虽然不孝,但我还是给他一个机会,就是,那个存折的密码是我和你母亲的真实生日(户口本上的不真实),你能够写出来,那钱就是你的,否则,就让它们归公。
  梁新拿着遗书的手慢慢攥紧,把遗书攥成了纸团,接着,他又松开手,把纸团皱皱巴巴地展开,然后,三下两下就撕碎了,一扬手扔了出去,白花花的纸屑纷纷扬扬地落在梁老爷子的尸体上。      

问:年龄大的老人,是把自己的积蓄分给子女呢?还是自己存着?

图片 1

当然是自己存着。讲二个真实的故事给你们听。第一个是有一老头住院(癌症)他带了很多钱在病房里。然而他对家中所有的子孫们说,谁來看我,我就给他100元,如特有孝心的还可加分,后来就每天都有人來看他,甚至连最小的孫子也來了。病房里的病人及家属看了后均伤心叹气...最后一个多月后老头死了,家属都來了沒哭声只有交头接耳现象。这事发生在邮电医院肿瘤病房(因我父亲)患肺癌住院我在陪床。第二件事发生在我家楼下一女主人患肺癌,在家病故。我去她家上过香...后等办过丧事后。听说女主人临终遗嘱,①把房子卖掉所得钱款二个儿子各30%(小儿子)因未成家故多加余款中的10%,孫女给10万(作为读书费)。②其余存款与剩款作为老头养老费,后老头就在乡下买了一间房(市区买不起)再后來新房主入住,我就看到原主妇的照片(放大的艺术照)全部被弃在垃圾堆上...现在想想真的自己要对自己好一点,否则人生一世到头来觉得亏得沒处说!

人老了就把不住钱了。

母亲去世后父亲也病了,是阿尔滋海默症。刚开始的时候不明显,其实母亲去世前跟我们说过,老爷子糊涂了老是在家数馒头,可能是困难时期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但是看他谁都认识也没有出格的事,我们就忽略了,为此母亲还挺着急的。

后来母亲去世了,父亲便经常说他的存折不见了,因为是建国前老兵,每个月大约有一千元左右抚恤金和医疗补贴,定期打到存折上。以前都是取出来放到铝制饭盒里放到家里的房顶上藏起来,其实家里每个人都知道。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