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此生不舍的柔情

作者:集团文学

(2)走得最急最快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岁月溜走了,从指尖滑落,以最美的姿势,一如无声的瀑布在不知不觉中飞逝。  千雅朝着那个方向仔细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  南宫少谦的手微微挽上千雅的肩,把千雅手中的香槟换成了橙汁。  “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柔柔的。  千雅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微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忙了一天。”  “好,一会我就带你离开。”南宫少谦满眼的宠溺和温柔。  千雅挣脱了南宫少谦的怀抱,独自径直走向窗边。此时的千雅内心很紧张,很忐忑。  她确定刚才自己没有看错,韩黎川也出席了这次活动。千雅不知道,为什么韩黎川会知道她苦心拼命接近南宫少谦的目的,她回想起那天韩黎川以这个缘由来要挟千雅,她知道,韩黎川这样的人,既然他能够做出威胁千雅的事,那么,被他出卖,也是极有可能的。  千雅在内心期盼,只希望这个暗中进行的计划不要这么快就被揭露。  千雅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刚要转身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千雅,好巧啊。”  千雅仅怔住了几秒,她知道,该来的,躲也躲不掉。转身后,依旧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千雅点了点头,“是好巧啊。”  韩黎川微微叹了口气,“千雅,你还在生我的气。”说着走上前就要抓住千雅的手。  千雅后退,还没来得及闪躲,一只有力的手将千雅搂入怀中,另一只手瞬间抓住韩黎川伸过来的手。  南宫少谦清冷的眼光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眉毛微蹙散发着怒气,开口说道:“韩总,这是我女朋友,请你自重。”  韩黎川讨好的笑了笑,主动放下了僵持在半空中的手,说道:“南总,真是不好意思。”说着看向千雅,不怀好意的笑着,“看来千雅还没告诉你,我是千雅的前男友。”  千雅看着此时正侃侃而谈不知羞耻的的韩黎川,她真想扇他两个耳光。  南宫少谦冷哼一声,慢慢抬起头来,“千雅都告诉我了,你就是那个……。”说着慢慢扬起眉毛,冷笑道。  韩黎川有些被笑得浑身发毛,他知道自己当初做的丑事,被千雅抓了个正着。自知理亏,刚才嚣张的气焰全没了。转而看向千雅,有些愤愤的说道:“千雅,你怎么能,”后来几句话愣是没有说出口,在南宫少谦仿佛能射出剑一般的锐利眼神中住了口,悻悻的转身离开。  千雅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她忽然觉得好累。  温暖的双手轻轻环抱住千雅,千雅顺势靠在了他的肩上,熟悉的本木的清香,是他独有的味道,千雅有些贪婪的吸着,她知道,这张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快要落幕了。  此时的她不想再去想其他的事情,就好好享受这仅仅属于他们的时光吧。  千雅不得不承认,时间过的真快,和南宫少谦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在这三百六十五天里,南宫少谦对已千雅的宠溺,对千雅的爱,是千雅从没有过的。  南宫少谦太过于了解千雅,她知道她需要什么,就像此时一样,不需要安慰,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仅仅只是一个温柔的拥抱,这就足够了。  这一点,他们太过于相像,南弦,这个名字轻轻拂过千雅的心里,就像一阵温暖的风,让千雅快要干枯的心再一次感受到悸动。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还怎么支撑下去。千雅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千雅抬起头一霎不霎的看着南宫少谦,他也就这样迎着她的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千雅伸出手,描绘着南宫少谦的眉毛、眼睛。嘴唇,动作轻轻柔柔的。  如果,你是南弦该有多好。千雅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可惜,你不是,你不是他。千雅的眼睛一热,眼泪差点就留了出来,忙眨了眨眼。  “千雅。”轻声的呼唤。让千雅拉回了思绪。  千雅怔怔看着面前的南宫少谦,她不得不承认,在他宠溺关怀的无微不至的爱中,千雅真的陷了进去。  他拉起千雅的手,向会场外走去。外面的凉风吹过来,让千雅瞬间清醒了头脑,她才意识到,忙停住脚步,说道:“少谦,我们还不能走,还没有结束。”  南宫少谦回头看了看千雅,有些被风吹的零乱的发丝,夜晚的风有些凉,他将西服外套脱下来披在千雅身上。  搂紧了千雅,眼眸中满满的关切与无奈。“我们回家。”  千雅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南宫少谦坐上了车,她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要拼命地对南宫少谦好,以至于他舍不得千雅离开,他要让南宫少谦的爱对自己毫无保留,她要让自己深深地刻在他的心中,他的血液里,实际上,千雅已经做到了。  其实,与其说这是她给自己让自己在接近南宫少谦的理由,还不如说自己已经爱上了他,她知道,在秘密公开之际,便是她离开他之时。  而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和他在一起。  坐在车上,南宫少谦看着前方专注的开车。千雅微微开了口:“少谦,他就是我的前男友,韩黎川。”  南宫少谦微微思索,他回想起上次千雅在梦中叫到的名字是南弦,他本以为南弦是他的前男友,没想到,却是韩黎川,可是,看的出来,千雅对韩黎川没有丝毫感情,但是,那个南弦,出现在千雅的梦里,他想起上次千雅叫到这个名字时她有多痛苦,有多不舍,有多无奈。南弦,千雅从未对自己提到过,可是,他应该是千雅真正的心伤。  想到这里,他微微的蹙了蹙眉,他不是不在乎,自己爱的人心里还有别人,像他一个这样做事狠准出了名的人,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存在。  可是,就是因为对千雅的爱,他在等着,等着千雅亲自告诉她,也许是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可是,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他微微动了嘴唇,声音低不可闻:“南弦是谁?”  千雅没想到,这个名字会从南宫少谦的口中说出,千雅在接触他的这段时间,自己已经是千万般小心,做什么事情都留任何马脚,怎么还会这样?千雅的内心止不住的紧张,轻轻咽了口口水。  车内的空气如死寂一般,静得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南宫少谦微微转头,看了眼千雅,没有再说什么。  千雅知道,像他这样一个霸道的人,怎么能容许自己的女朋友心里还有别人,千雅微微的闭上眼睛,说了句,“去我家,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南宫少谦沉默不语,一转方向盘,车扬长而去。  千雅知道,这场感情,最终就是由欺骗开始的,一个谎言要由另一个谎言来弥补。千雅无声的叹了口气。  在楼上,千雅拿出了一个珍藏了十七年的已经泛黄的本子,如今,为了维持自己曾经的谎言,她不得不要拿出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又要翻出自己旧时的记忆。  她慢慢递到南宫少谦手中,这里面是千雅从十三岁南弦离开她时她写给他的话,满满的的一个本子,承载的是千雅全部的心,全部的爱。  南宫少谦看着本子上千雅的字迹,以及一张夹在本子中间的相片,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年和一个温婉的女孩在阳光下手牵着手。看到这一幕,南宫少谦的头微微的刺痛了一下,这一幕他好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仅仅只是几秒钟,这种感觉就再也消失不见了。  千雅微微红了的眼角,轻轻说道:“他走了,再也回不来了,这是十三岁那年他送我的本子,这里面全部是我想对他说的话,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了。”  千雅的泪不住的流下来,身体微微的颤抖,她回忆道“那年夏天,放学的路上,一块木头从卡车上掉落下来砸向我,在那一刻,南弦紧紧抱住我,用身体护住了我,可是,那块木头却砸在了他的头上。”说到这里,千雅止不住的流下眼泪。  南宫少谦轻轻环抱住千雅。不知为什么,千雅所说的这起一切都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连见到千雅的第一面也是,似曾相识,他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千雅看着南宫少谦,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因为砸中了头部,他失忆了,他再也不记得我是谁了,他再也不会知道我是谁了。”千雅抑制不住的放声大哭。  南宫少谦看着痛哭的千雅,此时他的心狠狠地痛着。轻轻抚摸着千雅,用唇温柔的吻去千雅脸上的泪痕。  “少谦,你知道吗?我没有爸爸,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是南弦他让我懂得,世间还是有真情的,可是……。他抱紧千雅,他没想到,千雅竟然有这么多痛苦的经历,怪不得她书中的人物都是好的结局,因为他知道,千雅太过于善良,她不忍心,她宁愿所有的痛苦都一人来承受,他紧紧地抱住千雅,沙哑着嗓音说道:“以后,让我来爱你。”  时间就像书,你还没看明白,就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了。花谢了,明年可以再开,草枯了,明年可以在绿。可是日子却永远不会再回来。是的,我们都回不去了,事实上,谁都回不去了。熟悉的人,离我们远去,不管你有多不舍,多难过。  我们都知道,走得最急最快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4)你是我此生不舍的柔情  孤独是一粒种子  需要我们各自守口如瓶,  我将终生用一种温柔的心情  来守口如瓶  今生已矣且将  所有无法形容的渴望与期盼  凝聚成一粒孤独的种子  播在来世  ——《誓言》  {她也会随着时间让自己坚强,没有人陪伴的夜晚,却有一人驻扎在心房。}  有人说,只要努力去寻找,总能够在最深的绝望里看到最美的风景。  可是,当一个人内心荒凉,没有希望的时候,放眼望去,都是萧条与冷清。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的存在着。  一个中了情毒的人,从来都是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一面思念,一面苦苦寻觅。  在千雅内心,一面是爱,一面是恨,他们相互交织缠绕。  只因那个人的出现,从此,每一个人便都成为了将就,千雅放不下,这是一份早就已经深入骨髓的爱,早就已经和千雅融为了一体,难分难舍,再也分不开。  可是,这样的痛却是千雅心甘情愿的。  迷迷糊糊中,千雅终于睡了过去。  千雅又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家,走在街道上,看着一幢幢房屋,都是曾经的样子,那种久违感瞬间漫上千雅的心头。  千雅走着走着,在记忆中,这条路是这样的熟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面前,一切都是那样的惨败,千雅的心一路沉到了谷底,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突然,面前的门从里面被打开,走出一个少年,金灿灿的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是那样的耀眼,千雅有些被刺得睁不开眼,那少年正慢慢走近,向千雅伸出手来。一种熟悉感袭遍了千雅的全身。千雅睁大了眼睛想看清少年的样子,可是,那少年就像是一阵雾一样,渐渐地,模样变得模糊,千雅急忙上前去抓住,希望可以挽留住少年。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千雅在空中胡乱地抓,拼命的哭喊着,南弦,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南弦……。  “千雅,醒醒。”有些焦急的声音在千雅的身旁传来。  在模模糊糊中千雅睁开了眼睛,熟悉的轮廓,此时的他也正在望着她,是你吗?南弦,千雅在心里默念。千雅用尽了力气,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千雅的心猛的皱缩一下,找来找去,盼来盼去,终不是自己想见的人。  南宫少谦心疼的帮千雅擦去脸上挂着的泪滴。  千雅低下头,难过地闭上眼睛,她真的受不了,这种接踵而来的失望。  她无力地靠在南宫少谦的怀里。南宫少谦沉默不语,紧蹙着眉头,他知道,她不需要任何安慰,她需要的就是能够有一个人能陪着她,和她一起难过着她的难过。  坐在B公司六十层的办公室里的南宫少谦,紧蹙着眉头,拿起电话道:“查一个人,南弦。”  千雅拿着审核过的文件向总裁办公室走去。这一上午,她过得浑浑噩噩的,一个文件审核的时间花了平时的三倍,她告诫自己,这样不行,这是个坏毛病,人呢,无论是感情还是事情,都要提得起,放得下,可偏偏,南弦就是千雅提得起就再也放不下的人。  一个人用自己的性命去守护另一个人。在一个最真最美好的年纪而相遇的两个人,没有任何杂质的爱。第一个走近你心里的人,是你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千雅揉了揉太阳穴,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既然逃也逃不掉,忘也忘不了,那干脆,就让他住在心里,陪着自己吧。  千雅到了总裁室,刚要敲门。  “请进。”一句熟悉的声音从里面想起。  “南总,这是审核好的文件,合同上没有藏匿任何问题,您看后可以签字。”千雅把文件递到南宫少谦年面前,依旧是面带微笑,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看着今早还伤心欲绝的人,此时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南宫少谦知道,千雅她是一个有了什么痛苦都绝不会轻易展露出来的人。  看着她没有休息好脸色微微的发白,南宫少谦的心真的在隐隐的发痛,这种疼痛竟然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很多很多年之前痛过一样。  他站起身,摩挲着着她的脸颊,看着她硬挺着心里的难受,心疼的说道:“千雅,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还有我。”  千雅微微抬起头,对上他的清澈见底的眸子,心里竟然莫名的悸动,这种感觉也似曾相识,就像自己曾经见到南弦的感觉,欣喜狂乱,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千雅心里不禁苦笑。  “恩,我知道。”她点了点头。  “你回去休息吧,我给你三天假。”他目光灼灼的说道,可是满眼都是按奈不住的忧伤,此时的他真的有一丝嫉妒在今早从千雅睡梦中听到的那个人,南弦,为什么他就可以占据她的整个内心,可是,却令她无比伤心。  南弦,南宫少谦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千雅摇了摇头,伸出手轻轻抚平南宫少谦紧皱的眉头,“别担心,我没事。”轻轻说道。  南宫少谦紧紧攥住千雅的手,有些无力地说道:“千雅,我希望我是你的依靠,而不是让我看着你难受却什么也做不了,你明白吗?”  千雅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先走了。”  千雅明白现在自己早已不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除了自己,也没有人可以替自己承担,有些事情,是逃避不掉的。再说,任何事情不是只有躲避就能解决的。  这场情殇早就已经种植在千雅心中,只是千雅没料到,她的思念会随着时间与日俱增,像树藤一样蔓延,不停地疯长。  可是,她也会随着时间让自己坚强,没有人陪伴的夜晚,却有一人驻扎在心房。  她怀念他对她的好。她是这样想念他,但也仅仅只能是想念了。  办公室里的南宫少谦发怒的双眸,冷静无比却怒不可遏地对着电话说道:“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说完挂断手中的电话。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随之一个打扮时尚靓丽却又柔美风情的的女生出现在南宫少谦办公室的门口。  她看了一眼南宫少谦然后风情款款的慢慢走了进来,扬了扬嘴角,微微笑道:“南总,都快下班了,怎么还在忙啊。”  南宫少谦这才抬起头来,用着余光打量着她,冷静的双眸散发出的凌厉之气,令面前的女生不自觉的有些紧张。  “你怎么来了。”声音中透露着冰冷。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说着看着南宫少谦的眼色小心翼翼的逐步上前。  “江小姐,有什么事情请直说。”自始至终目光都没抬起来看过她。  “少谦,我来看看你最近过的好不好,人都瘦了,人家好心疼啊。”说着,手伸过去就要抚上南宫少谦的肩膀。  南宫少谦转过头,盯着面前的江子颜,冰冷的目光毫无温度,令面前人刚伸出的手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又慢慢的收了回来。  “少谦,你能不这样对我吗?你从来都知道,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从不正眼看我。”面前的女子娇嗔的说道,马上就要哭了的样子。  南宫少谦转过头,风淡云轻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副看戏的样子。  “你怎么这么看人家?”女子娇滴滴的说道。  南宫少谦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看的不是你。”  女子转身,看到站在门口刚要敲门的南宫千雅。  千雅只看着南宫少谦温柔的笑了笑,就像那位女子不存在一样:“少谦,我可以进来吗?”  南宫少谦有些吃惊千雅会这么叫他,这是千雅第一次这么叫他。  笑着反问道:“为什么不能呢?”  千雅优雅的走进,打量了面前的女子一番,客气又不失礼貌的说道:“想必您就是那天在宴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江小姐吧。幸会。”  江子颜看着南宫少谦从没对自己笑过,可是,面前这个南宫千雅就完全不一样了。她气愤的攥紧了拳头,指甲狠狠的扣进肉里。  目光直视着地看着千雅,千雅微笑着回应她的目光。她自知没趣,在这场争夺中,她已经败下阵来。铁青这脸色转身离开。  南宫少谦慢慢靠近千雅,近的可以闻到千雅身上的香气,忽的说道:“你终于承认了。”  千雅不明所以的反问道:“承认什么。”  “你喜欢我?”南宫少谦低头轻轻的说着。温柔的气息近在耳边。  千雅没有否认,也没有同意,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他,其实,千雅也曾想过,如果没有南弦,如果他们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如果他们只是一个陌路人,千雅也许会选择可他在一起,因为,南宫少谦对于千雅是真的爱,在这些相处的日子里,千雅不是冷血无情之人,她感受得到他炽热的爱,像是要把她融化。  可是,千雅在这场斗争里,扮演的就是冷血无情的角色,感情是她唯一的筹码。她已经没有办法了,也没有退路了。既然决定了,就要勇敢地走下去,无论前途是一马平川还是穷途末路,都要无悔。  千雅笑了笑,吃醋的说道:“我要执行我正牌女友的权力,不可以吗?”  南宫少谦的心微痛,他怎么不明白,爱一个人怎么会连一个人真的笑容都分不清。  南宫少谦有些无奈的笑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千雅身上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就像是在等一个人,用尽自己的一生和所有的耐心去守候一个人。  他连自己都搞不明白,没想到这段感情,让自己陷得这么深。  他不想破坏自己经营已久终于有点缓和的气氛。只好让自己所有的想法都只能是埋在自己的心中。  内心无声的叹息,千雅像是感受到了一般。她像是看懂了他心中永远无法言说的哀伤。  千雅的目光望向他,目光柔柔的。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了吻,偷偷看了一眼南宫少谦,脸颊微微发红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掩着脸快步走了出去。  南宫少谦看着离去的背影。眼神不自觉的落寞。  打开电脑,看到传来的调查信息。  看着屏幕的南宫少谦,脸色微怒,他已经派了两批人,可是,只有南弦十岁前的信息,十岁后的他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不见了踪影,两批顶级私人侦探都没有查到。  接起电话的南宫少谦压抑着内心的怒火,电话里的人不住的道歉说道:“南总,真是抱歉,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就是没有这个人的消息,南总,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不在了。”  听到这消息,南宫少谦微阖的双眼猛地睁开。  他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一个不在了的人,却能让一个人如此想念,他想象不出,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千雅,一个柔弱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一颗怎样的内心呢。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