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流浪的途中,与你相遇nba买球

作者:集团文学

第四章  花开必定会等来花落,缘聚一定会守候到缘散,待到许多年之后再一次相遇,枝丫还是那根枝丫,但新酿出的蓓蕾恐怕已经再不是去年落去的残花了。也许等到你我皆白首相见时,大概再也都不愿提起当年的事了。有些时间,是该要忘记的,或者假装自己已经忘记。  (1)我在流浪的途中,与你相遇  一直在盼望着一段美丽的爱  所以我毫不犹豫将你舍弃  流浪的途中我不断寻觅  却没料到挥手之时  年轻你从未稍离  ——《回首》  爱上他,也只能算是一场美丽的错误。千雅宁愿及早的从错误中抽身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也不愿意在这场美丽中沉沦。因为她清醒地知道,沉沦就意味着灰飞烟灭。  席慕蓉说过,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以至于让人都不忍卒读。所以才会有很多人在依旧能够抓住青春尾巴的那一刻,疯狂的爱着,然后分手。或是继续在一起。  千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幸运了,青春远走,她也该收拾起行囊继续自己生命的征程。  在六十六层办公室里千雅专心的批改着文件,一个文件下熟悉的名字一闪而过。千雅望着窗外一只鸟孤单的飞过,凄清的叫着自己的伙伴,想起大约是三四年前的那一天,千雅毅然决然的离开他之后,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他的音讯,没有了联系,他就像是石沉大海,没了踪影。  如今,他——韩黎川,又出现了。  千雅仔细的审着这份合同,果然不出所料,这里的确藏了一个陷阱,一处可以有两种解释的地方。  千雅皱紧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果然,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她有种直觉,韩黎川一定会来找她。  下班后,千雅到停车场取车,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那里,以着极慢的速度向千雅行驶过来。  千雅感应到身后的车,回过身来。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看向千雅。他停好车,下车后,直奔千雅走去。  面前的男人,如果你不了解他,一定会被他的外表欺骗。千雅抬起头,正视着过来的人。  “千雅,你越来越漂亮了。”面前的男人开了口。  “我应该叫你韩总吧。”千雅扬了扬眉头,依旧是微笑着说道。  韩黎川无声的叹了口气,他觉得,千雅还是介意的,自己当时离开后连声道歉都没有和自己爱了两年的人说过,心里很是愧疚,他低声说道:“千雅我们聊聊吧。”  千雅用着不解的眼神望向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聊什么?”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你需要知道实情。”韩黎川着急的说着。  “实情,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千雅摇了摇头,“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还有事,我要走了。”转身刚要上车。  “千雅,我知道你为什么千方百计的接近南宫少谦。”韩黎川慢悠悠的说道。  听到这话,千雅的脊背顿时僵住了。他慢慢走上前,耐心的说道:“千雅,我保证,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但是,你必须要和我走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千雅斜着眼睛看着韩黎川,三年了,他变得太多,以至于千雅都认不出来了。“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千雅冷冷的声音说道。  “我是在威胁你。”韩黎川继续说道:“千雅,给我个机会,让我解释,这是我欠你的。”  千雅看着表情真诚的韩黎川,她真的想扇他一个耳光。  “千雅,请。”韩黎川开了车门,等着她上车。  “不了,我开自己的车。”千雅上车后,跟着韩黎川的车后。  半个小时,一家餐厅门前停了下来。千雅走进包间,这一刻,让千雅有些恍惚,多么熟悉的场景,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韩黎川,你是在故伎重演吗?  韩黎川慢慢靠近千雅,“千雅,当初离开你,是有原因的。”  千雅推开韩黎川,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着自己正在专心的听。  “千雅,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升为总监吗?因为我要借着势力往上爬,现在的社会恃强凌弱,我只有让自己强大了,我才能去保护你,千雅,我的心里始终都只有你。”  千雅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千雅,你能不这样对我吗?和你重逢这一天我等了太久了。”韩黎川激动地有些颤抖。  “说完了,那我走了。”千雅冷冷的声音响起。  韩黎川一步上前挡住千雅,“你就是怎么了?”  千雅看着韩黎川突然觉得可笑,又觉得很可悲,一个总是背叛别人的人,他的内心会快乐吗?  “韩黎川,我们都不再是曾经的我们了,你变了,我也变了。”千雅淡淡的说道。  “不,千雅,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韩黎川说着紧紧抓住千雅的手。  千雅心中怒火直窜,猛地抽出手给韩黎川一个响亮的巴掌。  “韩黎川,我告诉你,我现在有男朋友,请你别再纠缠我。”说完转身离开了酒店。  千雅一个人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此时她的心乱的很,一个已经过去的人,终于有一天还会相遇,只不过,都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模样,就连心情都变了。  千雅不是为韩黎川难过,她难过的是,世间的感情,为什么变得如此这么廉价。苦苦一颗付出的心,最终会被一个谎言所击败,这种痛苦,她很熟悉。  手机震动,千雅拿出一看,是一条信息。  “千雅,你怨我曾经对你的背叛,我不怪你,我对你的真心从没变过,上天可鉴,答应我,我们在一起吧,还像以前一样,好吗?”  千雅看着手机烦躁的心情涌了上来。韩黎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勿扰。”打完后,千雅发了过去。  有电话打进来,看着熟悉的号码,千雅的心头微微一热。  “在哪里?”熟悉的声音,满满的关切,让千雅的心顿时好受了许多。  “我在外面。”千雅回答道。  “自己吗?”  “不是,我周围还有……。”  “还有什么?”  “嘿嘿,还有空气。”千雅笑嘻嘻的说道,不知为什么,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很放心。  电话那头的他笑了笑,说道:“我在海滨浴场等你,今晚有一场酒会。”  酒会,千雅有些焦急地说道:“我,可以不参加吗?”  “你是我女朋友,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吗?”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酥酥痒痒的略过了千雅的心房。  “可是,我现在赶过去,什么都没准备,来不及了呀。”  “相信我,半个小时后见。”  挂了电话,南宫少谦这个人,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他的话也像是带了某种神奇的魔力,让人放心。  半个小时后,千雅按时来到海滨浴场,果然看到那辆熟悉的银色迈巴赫停在入口处。  千雅停好车走了过去,南宫少谦也下车走了过来,一双桃花眼或有若无的笑着,黑色的风衣让他看上去有一种夜晚中的出来寻找猎物的吸血鬼的一般,挺拔瘦削的身材全都显现了出来,眼角的凌厉让人不敢靠近一步。  他把手中的袋子递给千雅,“晚礼服。”  千雅有些吃惊,原来,这一切他都已经准备好了。  千雅跟在南宫少谦身后一前一后的走着,来到一楼更衣室,千雅看了一眼南宫少谦,有些迟疑。  “去吧,我在这等你。”  千雅不得不佩服,他怎么会知道千雅的尺寸,穿上去正正好好。  淡紫色的的长裙,淡紫色的高跟鞋,配上紫色的水晶项链,镜子里的千雅看上去宛如出水芙蓉般清新柔美,紫色显得千雅的皮肤更加的白皙,看上去就像要滴出水一般,千雅将头发放下,自然的披在肩膀。  当她走出换衣室时,看到倚在一旁的南宫少谦已经换好了深蓝色的西装,正在等着自己。  她慢慢走了过去,南宫少谦抬起头,看到千雅有几秒钟怔怔的。他满意的笑了笑,宠溺的揉了揉千雅的头,将千雅的手挎在自己的臂弯里。  来到会场时,主持人的激昂无比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仔细听了听,好像是什么知名的企业关于分公司成立的事。  几位男士走过来向南宫少谦敬酒。流光溢彩的祝贺让千雅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今天的主角竟然是身旁这位。  一位男士注意到千雅的存在,津津乐道的说道:“南总,您以前从不带女伴的,这位是,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这位小姐好像是南宫千雅律师吧。”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千雅小姐,久闻您芳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说着向千雅伸出手来。  千雅微微笑道,礼貌的握手:“过奖了,我只是个小律师而已。”  就在几个男人刚要向千雅敬酒的时候,南宫少谦的手抚上了千雅的肩膀。微笑着看着面前几位敬酒的男士,说道:“这是我女朋友。”这一动作分明是在说明南宫千雅是我南宫少谦的,你们都给我离远点。  那几个男人瞬间就懂了,互相看了看,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  南宫千雅无奈的看着南宫少谦,小声说道:“你就非得要当众宣布你的所有权吗?”  南宫少谦扬了扬眉头,霸气的说道“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一抹有些熟悉的面孔一闪而过,千雅仔细看了看,可是,那人转眼就不见了。  千雅微蹙着眉,难道他来了。

(2)走得最急最快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岁月溜走了,从指尖滑落,以最美的姿势,一如无声的瀑布在不知不觉中飞逝。  千雅朝着那个方向仔细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  南宫少谦的手微微挽上千雅的肩,把千雅手中的香槟换成了橙汁。  “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柔柔的。  千雅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微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忙了一天。”  “好,一会我就带你离开。”南宫少谦满眼的宠溺和温柔。  千雅挣脱了南宫少谦的怀抱,独自径直走向窗边。此时的千雅内心很紧张,很忐忑。  她确定刚才自己没有看错,韩黎川也出席了这次活动。千雅不知道,为什么韩黎川会知道她苦心拼命接近南宫少谦的目的,她回想起那天韩黎川以这个缘由来要挟千雅,她知道,韩黎川这样的人,既然他能够做出威胁千雅的事,那么,被他出卖,也是极有可能的。  千雅在内心期盼,只希望这个暗中进行的计划不要这么快就被揭露。  千雅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刚要转身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千雅,好巧啊。”  千雅仅怔住了几秒,她知道,该来的,躲也躲不掉。转身后,依旧是恰到好处的微笑。  千雅点了点头,“是好巧啊。”  韩黎川微微叹了口气,“千雅,你还在生我的气。”说着走上前就要抓住千雅的手。  千雅后退,还没来得及闪躲,一只有力的手将千雅搂入怀中,另一只手瞬间抓住韩黎川伸过来的手。  南宫少谦清冷的眼光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眉毛微蹙散发着怒气,开口说道:“韩总,这是我女朋友,请你自重。”  韩黎川讨好的笑了笑,主动放下了僵持在半空中的手,说道:“南总,真是不好意思。”说着看向千雅,不怀好意的笑着,“看来千雅还没告诉你,我是千雅的前男友。”  千雅看着此时正侃侃而谈不知羞耻的的韩黎川,她真想扇他两个耳光。  南宫少谦冷哼一声,慢慢抬起头来,“千雅都告诉我了,你就是那个……。”说着慢慢扬起眉毛,冷笑道。  韩黎川有些被笑得浑身发毛,他知道自己当初做的丑事,被千雅抓了个正着。自知理亏,刚才嚣张的气焰全没了。转而看向千雅,有些愤愤的说道:“千雅,你怎么能,”后来几句话愣是没有说出口,在南宫少谦仿佛能射出剑一般的锐利眼神中住了口,悻悻的转身离开。  千雅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她忽然觉得好累。  温暖的双手轻轻环抱住千雅,千雅顺势靠在了他的肩上,熟悉的本木的清香,是他独有的味道,千雅有些贪婪的吸着,她知道,这张战争已经接近尾声,快要落幕了。  此时的她不想再去想其他的事情,就好好享受这仅仅属于他们的时光吧。  千雅不得不承认,时间过的真快,和南宫少谦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在这三百六十五天里,南宫少谦对已千雅的宠溺,对千雅的爱,是千雅从没有过的。  南宫少谦太过于了解千雅,她知道她需要什么,就像此时一样,不需要安慰,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仅仅只是一个温柔的拥抱,这就足够了。  这一点,他们太过于相像,南弦,这个名字轻轻拂过千雅的心里,就像一阵温暖的风,让千雅快要干枯的心再一次感受到悸动。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我还怎么支撑下去。千雅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千雅抬起头一霎不霎的看着南宫少谦,他也就这样迎着她的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千雅伸出手,描绘着南宫少谦的眉毛、眼睛。嘴唇,动作轻轻柔柔的。  如果,你是南弦该有多好。千雅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可惜,你不是,你不是他。千雅的眼睛一热,眼泪差点就留了出来,忙眨了眨眼。  “千雅。”轻声的呼唤。让千雅拉回了思绪。  千雅怔怔看着面前的南宫少谦,她不得不承认,在他宠溺关怀的无微不至的爱中,千雅真的陷了进去。  他拉起千雅的手,向会场外走去。外面的凉风吹过来,让千雅瞬间清醒了头脑,她才意识到,忙停住脚步,说道:“少谦,我们还不能走,还没有结束。”  南宫少谦回头看了看千雅,有些被风吹的零乱的发丝,夜晚的风有些凉,他将西服外套脱下来披在千雅身上。  搂紧了千雅,眼眸中满满的关切与无奈。“我们回家。”  千雅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南宫少谦坐上了车,她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要拼命地对南宫少谦好,以至于他舍不得千雅离开,他要让南宫少谦的爱对自己毫无保留,她要让自己深深地刻在他的心中,他的血液里,实际上,千雅已经做到了。  其实,与其说这是她给自己让自己在接近南宫少谦的理由,还不如说自己已经爱上了他,她知道,在秘密公开之际,便是她离开他之时。  而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和他在一起。  坐在车上,南宫少谦看着前方专注的开车。千雅微微开了口:“少谦,他就是我的前男友,韩黎川。”  南宫少谦微微思索,他回想起上次千雅在梦中叫到的名字是南弦,他本以为南弦是他的前男友,没想到,却是韩黎川,可是,看的出来,千雅对韩黎川没有丝毫感情,但是,那个南弦,出现在千雅的梦里,他想起上次千雅叫到这个名字时她有多痛苦,有多不舍,有多无奈。南弦,千雅从未对自己提到过,可是,他应该是千雅真正的心伤。  想到这里,他微微的蹙了蹙眉,他不是不在乎,自己爱的人心里还有别人,像他一个这样做事狠准出了名的人,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存在。  可是,就是因为对千雅的爱,他在等着,等着千雅亲自告诉她,也许是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可是,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他微微动了嘴唇,声音低不可闻:“南弦是谁?”  千雅没想到,这个名字会从南宫少谦的口中说出,千雅在接触他的这段时间,自己已经是千万般小心,做什么事情都留任何马脚,怎么还会这样?千雅的内心止不住的紧张,轻轻咽了口口水。  车内的空气如死寂一般,静得可以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南宫少谦微微转头,看了眼千雅,没有再说什么。  千雅知道,像他这样一个霸道的人,怎么能容许自己的女朋友心里还有别人,千雅微微的闭上眼睛,说了句,“去我家,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南宫少谦沉默不语,一转方向盘,车扬长而去。  千雅知道,这场感情,最终就是由欺骗开始的,一个谎言要由另一个谎言来弥补。千雅无声的叹了口气。  在楼上,千雅拿出了一个珍藏了十七年的已经泛黄的本子,如今,为了维持自己曾经的谎言,她不得不要拿出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又要翻出自己旧时的记忆。  她慢慢递到南宫少谦手中,这里面是千雅从十三岁南弦离开她时她写给他的话,满满的的一个本子,承载的是千雅全部的心,全部的爱。  南宫少谦看着本子上千雅的字迹,以及一张夹在本子中间的相片,一个模样俊俏的少年和一个温婉的女孩在阳光下手牵着手。看到这一幕,南宫少谦的头微微的刺痛了一下,这一幕他好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仅仅只是几秒钟,这种感觉就再也消失不见了。  千雅微微红了的眼角,轻轻说道:“他走了,再也回不来了,这是十三岁那年他送我的本子,这里面全部是我想对他说的话,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了。”  千雅的泪不住的流下来,身体微微的颤抖,她回忆道“那年夏天,放学的路上,一块木头从卡车上掉落下来砸向我,在那一刻,南弦紧紧抱住我,用身体护住了我,可是,那块木头却砸在了他的头上。”说到这里,千雅止不住的流下眼泪。  南宫少谦轻轻环抱住千雅。不知为什么,千雅所说的这起一切都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连见到千雅的第一面也是,似曾相识,他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千雅看着南宫少谦,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因为砸中了头部,他失忆了,他再也不记得我是谁了,他再也不会知道我是谁了。”千雅抑制不住的放声大哭。  南宫少谦看着痛哭的千雅,此时他的心狠狠地痛着。轻轻抚摸着千雅,用唇温柔的吻去千雅脸上的泪痕。  “少谦,你知道吗?我没有爸爸,我和妈妈相依为命,是南弦他让我懂得,世间还是有真情的,可是……。他抱紧千雅,他没想到,千雅竟然有这么多痛苦的经历,怪不得她书中的人物都是好的结局,因为他知道,千雅太过于善良,她不忍心,她宁愿所有的痛苦都一人来承受,他紧紧地抱住千雅,沙哑着嗓音说道:“以后,让我来爱你。”  时间就像书,你还没看明白,就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了。花谢了,明年可以再开,草枯了,明年可以在绿。可是日子却永远不会再回来。是的,我们都回不去了,事实上,谁都回不去了。熟悉的人,离我们远去,不管你有多不舍,多难过。  我们都知道,走得最急最快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