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常:孝经• 二十四孝批判

作者:集团文学

第五章 芦衣顺母——虐待子女违背天理

《芦衣顺母》是《二十四孝》录自《论语·先进》中的一个典故。主人公是孔夫子的得意门徒之一,闵损。原文如下:

周闵损,字子骞,早丧母。父娶继母,生二子,衣以棉絮; 妒损,衣以芦花。父令损御车,体寒,失镇。父查知故,欲出继母。损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母闻,悔改。

闵氏有贤郎,何曾怨晚娘?尊前贤母在,三子免风霜。

《芦衣顺母》也是一个“顺”受继母虐待的故事。说得是春秋时代,鲁国有一个名叫闵损的少年,从小失去了亲生母亲,他的童年过得很孤苦。后来父亲又娶回来一个继母。刚开始,继母对待闵损还算不错,可是等到自己生了儿子以后,情形就发生了改变,原来尚好的继母只慈爱自己亲生的骨肉,对闵损冷落了起来,看他处处都不顺眼。父亲在家时还好些,父亲做生意离开家后,母亲对闵损便变的冷酷,让他带弟弟,做家中所有的脏活儿累活。饱受苦难的闵损已经早熟,不但干一切脏苦累活儿从不怨言,而且对待打骂也能逆来顺受;特别是对五岁的弟弟非常疼爱友好,处处关心而谦让弟弟,兄弟俩心心相印亲密无间。

一年冬,父亲从远方做完生意归来,闵损给父亲送上一碗热水,但因为身上发冷,两个手臂不由自主地哆哆嗦嗦抖个不停,碗中的水竟洒了一多半,母亲瞪了他一眼,赶紧告诉小儿子又奉上一碗。这种情形父亲看在眼里,心里不是滋味,骂闵损不长进、没出息。饭后,父亲带上兄弟两个赶着马车去拉货,一路上迎着凛冽的寒风,闵损冻得身体缩成一团,父亲看他穿着厚厚的棉衣,不觉火从心起,骂他说:“你弟弟穿得比你还少,也没有冻成你那样,看你怎么活像个冻死鬼脱生似的,太没出息啦!父亲说着便顺手抽了闵损一鞭子,闵损的棉衣竟被打破,破洞里露出了芦苇花,并且纷飞着洒了一车,父亲一看,愣住了,很快父亲就明白过来,心里,原来自己的这个老婆竟如此狠心待儿子,心痛地掉下眼泪,回家后,写下了一纸休书,要把妻子休掉nba买球,!妻子立即跪下磕头,向丈夫求饶,怒极的丈夫大声说:“你心太狠了,你的行为是绝不可原谅的!”看父亲不肯原谅母亲,闵损和弟弟慌忙也向父亲跪了下来,对父亲说:“孩儿恳求父亲饶了母亲,家里是不能没有母亲的,没有母亲的家哪里像一个家?父亲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却要有三个孩子挨冻。”

父亲被闵损的话打动了,再看看已吓坏的妻子,心肠软了下来,便饶了妻子。在随后的日子里,闵损的继母由于被闵损感动,悔恨知错,从此待闵损如亲子。

老实说,《芦衣顺母》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然而智者读书,被感动之后,还应当让自己平静下来,认认真真地辨析一番。读《芦衣顺母》,我不由地想起了《二十四孝》的《孝感动天》。这两个故事都提到了继母对孩子的家庭暴力,所不同的是闵损所遭遇的虐待比起舜帝来要轻得多,舜帝的继母、继母的亲子,甚至舜帝的亲生父亲都想害死舜帝。相比之下,闵损的继母对他要仁慈得多。毕竟闵损的继母对他还没有把他置于死地的举动,然而继母对闵损也并非是轻微地虐待。他给父亲递水,已经冻得握不住一碗热水了,在寒风中,冻得缩成一团,已经引来父亲挥来鞭子了。只是从衣服里纷飞出来的芦花,才使继母对他的虐待停了下来。实际上,父母对孩子的感情也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如若嫌弃自己的子女,往往会由嫌弃积累至憎恨,由憎恨积累到仇恨,最坏的结果是对自己的孩子产生杀心,进而令人发指地制造人间惨剧。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从诞生那天起就把儿童作为保护对象,对于虐待儿童的行为依法进行打击。

中国的孝文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孝”与“顺”紧紧相连,要求为人子者,在心里要绝对爱自己的父母,在行为上要绝对“顺”自己的父母。极端时,要求子女逆来顺受,哪怕是父母要迫害自己,也要“顺受”。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曾被奉为天经地义。作为宣传孝文化的《二十四孝》对为人子者面对父母的残酷逆来顺受给予高度赞扬,在《孝感动天》里,以神话的形式,教化儿童“顺受”父母的“逆来”。在《芦衣顺母》里,脱去了神话的外衣,以“感化”继母,教化儿童“顺受”父母的“逆来”。问题是对于父母的“逆来”,愚昧地“顺受”并不能感动天地,至于感化施“逆”的父母,唤起他们的人性,虽然也是可能的,但不是必然的。有智慧的中国人对此必须有自己的清醒认识。

孔子言:“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老人家的这句话用白话文说说,就是“孝是上天的常理,大地的规则,人的行为准则。”老人家道出了孝的精髓,天地有好生之德,只有“父慈子孝”才是天地之理,父母不慈就抽去了孝的前提,这里,笔者想奉劝有虐待子女倾向的父母一句,父母对子女有慈爱养育之责,且是天赋之责。子女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父母一定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不能随性随意处置女子。对女子的虐待,是违背天理的。在当代社会,还是法律所不允许的。

nba买球 1

nba买球 2

芦衣顺母是《论语先进》中的典故,主要内容是周闵损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父亲十分感动,就依了他。继母听说,悔恨知错,从此对待他如亲子。

芦衣顺母原文

周闵损,字子骞,早丧母。父娶后母,生二子,衣以棉絮;

妒损,衣以芦花。父令损御车,体寒,失镇。父查知故,欲出后母。损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母闻,悔改。

闵氏有贤郎,何曾怨晚娘?尊前贤母在,三子免风霜。

芦衣顺母注释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

闵损: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

芦衣顺母故事

中国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有这样一个故事。

住在当时鲁国的一个少年名字叫闵损,从小就过着饥寒心酸的生活,因为幼时丧母,失去了慈母之爱,童年的生活很孤苦。父亲闵公后来给他找了个继母,生活才算有了改变,刚开始继母待闵损还好,等到她自己生了儿子后,情形却逐渐改变了,她只慈爱自己所生的骨肉,对闵损开始冷落了下来,处处看着都不顺眼。父亲在家时还好些,等父亲出门儿做生意离开家后,母亲对闵损便没有什么温暖,不但让他带看弟弟,而且把家中所有的脏活儿累活儿全叫他干。曾饱受苦难的孩子竟然懂事早,九岁的他不但乐意去干一切脏苦累活儿从不怨言,而且对待打骂也能逆来顺受,能以德报怨,对人讲话总是彬彬有礼;特别是对五岁的弟弟非常疼爱友好,处处关心而谦让弟弟,兄弟俩心心相印亲密无间。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