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慧故事: 宋永岳识伪族谱

作者:集团文学

广东省嘉应县太平乡李家村,一天来了个自称为李柏生的族人,从江西回乡扫墓。当地的户主李松育认为没有这个亲属,不准他扫墓。于是双方发生了争执,状告县衙。
  县官宋永岳(别号青城子)见双方各执一词,无法分辨,就让他们拿出族谱来。双方的族谱都记载其祖父姓邱。但李松育的族谱只记邱氏只生一子名松;而李柏生的族谱却记载邱氏生育二子,长子名松、次子名柏。双方族谱都是明朝万历二年所编印,从墨迹来看都很古旧,不像伪造的样子,县官据此仍不能判断出谁是谁非。
  于是,县官传询了李家村的族人。族人中有的偏袒李松育,说邱氏只有一子,李柏生是假冒的;有的则帮李柏生说话,说李松育确有一个弟弟名柏,早年迁居江西,李柏生回乡扫墓合乎情理。他们也都呈上族谱为证。族谱也都是明万历二年而立。
  面对众多的族谱,县官认真披阅,细细分析,终于给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即族谱共有两种,谱上邱氏之“邱”字有的有耳旁,有的则无耳旁即“丘”字。经过分类,凡帮助李松育的族人的族谱都有耳旁,凡偏袒李柏生的族人的族谱,邱字都没有偏旁。这样县官在审理此案时心中就有了数。
  在堂上,县官先问李松育:“你父亲原有一个叫柏的弟弟,柏生系柏的子孙,你为何不认?”
  李松育说:“我父亲系独子,那江西来的柏生是假冒的,分明是看上我的财产。”
  县官又问:“那你又怎能证明柏生不是李家的子孙呢?”
  李松育虽然不服,但却无话可说。这时李柏生显得非常得意,诉说道:“大人明鉴,李松育不让我扫墓祭祖,不认我为李家子孙,分明是想独霸李家财产!”
  这时,县官调转话头,突然问李柏生:“你的族谱中为何在“丘”字上加有耳旁?”
  李柏生胸有成竹地说:“因为要避当今圣上的讳。”
  县官点点头说:“不错,本朝雍正二年,圣上下谕,凡丘字都应加耳之偏旁,以避讳。看来有偏旁的邱字的族谱是真的,凡没有偏旁的丘字的族谱是伪造的。”
  李柏生更加趾高气扬,指着李松育说:“他自己伪造族谱,还串通族人伪造族谱,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松育闻言,气得脸色煞白,但心中仍是不服。
  谁知县官这时却指着李柏生说:“伪造族谱,并串通族人伪造族谱的是你,而不是他。”
  这一声对李柏生来说不啻是晴天霹雳,忙磕头不迭:“大老爷明鉴——”
  县官说,“这族谱是明朝万历二年所修,避讳的圣谕是大清雍正二年所下,你的祖先怎么会事先预知要避讳的呢?”
  李柏生只好承认伪造族谱的事实。 

  广东省嘉应县太平乡李家村,一天来了个自称为李柏生的族人,从江西回乡扫墓。当地的户主李松育认为没有这个亲属,不准他扫墓。于是双方发生了争执,状告县衙。

  县官宋永岳(别号青城子)见双方各执一词,无法分辨,就让他们拿出族谱来。双方的族谱都记载其祖父姓邱。但李松育的族谱只记邱氏只生一子名松;而李柏生的族谱却记载邱氏生育二子,长子名松、次子名柏。双方族谱都是明朝万历二年所编印,从墨迹来看都很古旧,不像伪造的样子,县官据此仍不能判断出谁是谁非。

  于是,县官传询了李家村的族人。族人中有的偏袒李松育,说邱氏只有一子,李柏生是假冒的;有的则帮李柏生说话,说李松育确有一个弟弟名柏,早年迁居江西,李柏生回乡扫墓合乎情理。他们也都呈上族谱为证。族谱也都是明万历二年而立。

  面对众多的族谱,县官认真披阅,细细分析,终于给他发现了一个问题:即族谱共有两种,谱上邱氏之“邱”字有的有耳旁,有的则无耳旁即“丘”字。经过分类,凡帮助李松育的族人的族谱都有耳旁,凡偏袒李柏生的族人的族谱,邱字都没有偏旁。这样县官在审理此案时心中就有了数。

  在堂上,县官先问李松育:“你父亲原有一个叫柏的弟弟,柏生系柏的子孙,你为何不认?”

  李松育说:“我父亲系独子,那江西来的柏生是假冒的,分明是看上我的财产。”

  县官又问:“那你又怎能证明柏生不是李家的子孙呢?”

  李松育虽然不服,但却无话可说。这时李柏生显得非常得意,诉说道:“大人明鉴,李松育不让我扫墓祭祖,不认我为李家子孙,分明是想独霸李家财产!”

  这时,县官调转话头,突然问李柏生:“你的族谱中为何在“丘”字上加有耳旁?”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