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买球狼

作者:集团文学

  1963年的额伦草原是那样美丽,碧绿的草场像修剪过的草毯子,远处,一层一层的山浪漾向云天交接的地方,绿草青山蓝蓝的天空,羊群和马群像大朵牡丹花一样盛开在草原上。

冬月十七,这天下了很大的雪,晶莹剔透的雪花似小精灵般从天而降,雪花如同是出色的装饰家,将一切都埋藏在雪花之下,将大地装饰得银装素裹。

  三个着蒙古装的猎人骑着快马急驰过一座山包,他们在追赶两只溃败的狼。三天里野狼和他们一直像捉迷藏一样,时隐时现,作为经验丰富的草原猎人,还是从狼的粪便足迹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于是他们一直紧追不舍。

她在山上寻觅了一天,但找不到其它动物出没的痕迹。无奈之下,她打算去山下的村庄里偷几只鸡回来。不料,在半路上,一只野猪截住了她的去路。野猪比狼的体型要大,体力自然比狼大,野猪大概也是饿了好几天,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要将她变成自己的盘中餐。

  这天他们终于赶上了狼,在那道高高的山梁上,两只狼跌跌撞撞跑上了山脊,三个猎人兴奋异常,从下面慢慢靠近山脊,近了距离他们才看清,两条狼一公一母,公狼毛色银灰,体格健壮,母狼同样有一身银灰的毛,她身材矮些,有些消瘦,她的一只前腿蜷缩着,是一只受伤的狼,瘸了前腿的母狼是跑不快的,所以他们能够撵得上这对狼夫妻。

狭路相逢勇者胜,按照平时,她定不会逃跑,但公狼还等着与自己会合呢。万一战败了,她就成了野猪的食物,她不能就这样死去。

  猎人从三面慢慢地向狼包抄过来,公狼领着蹒跚的母狼向更高处爬行,母狼动作很缓慢,公狼不得不停下来等等她,焦急的眼光望望逐渐接近的猎人,而猎人已经举起了猎枪,突然公狼撇下了母狼跑开了,山脊上公狼跑的很快,他要把猎人引开,三天来,他完全可以抛下受伤的母狼自己逃命的,他没有,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还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自己的妻子,猎人一迟疑,母狼钻进一个最近的山洞,公狼冲到断崖顶部,转过身来背对悬崖,寒光闪闪的狼眼凶光毕露,他直着身子,高昂着头,两眼逼视着逼近的猎人,一副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样子。银灰的狼毛在微风中微微颤动。

他拼命往前逃跑,野猪在后面追赶她,雪地上,留许多杂乱的脚印。正跑着,她的右后退突然感到一阵痛楚,她顿时无力的摔倒在地上。这痛,瞬间从后腿侵入到全身,原来她的腿被猎人放的铁夹给夹住了,深红色的血从伤口处渗出,疼痛的声音从她的喉咙里涌出来。但来不及处理伤口了,野猪已经追了上来。

  猎人停了下来,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举起猎枪瞄准目标,扣动了扳机,枪响的同时,狼冷不丁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像狼牙山五壮士一样跳下悬崖,一切的发生的太快,快到深深的悬崖下没有传来任何声响。猎人们遗憾地去找那只母狼,母狼钻进了一个风化了的洞穴里,猎人找来干的和湿的柴草堆在洞口,点火熏烟,他们把股股的白烟往洞里扇,不一会,洞里传出母狼咳声,烟越熏越大,母狼的咳嗽声越来越剧烈,仿佛患气管炎的病人,咳的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猎人紧紧握住枪,紧张地盯着洞口。

她拖着伤口,从雪地上吃力的站起来,正面迎着野猪。她暗自想着,即使是死,也要光荣的死去,绝不能丢了狼族的脸面。

  突然哗啦一声响动,风化的洞穴突然塌方了,石缝中冒出白烟股股。剧烈的咳嗽声骤然停止。

野猪见母狼受了伤,他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在离母狼还有四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粗气,双眼灌满了愤怒,恶狠狠的盯着母狼。

  母狼自己扒塌了洞穴,她把自己埋葬了!

野猪在原地徘徊了好一阵,终于发起了进攻,鼓足劲向母狼冲去,母狼本能的想往前一跃,无奈后腿受了伤,跃起的高度不够,被野猪撞个正着,母狼被野猪无情的撞击了腹部,她狠狠的跌倒在三米外的雪地上,无法站起来。

  这天晚上,清冷的月亮升上了山脊,山风吹动着那只悬崖下的公狼,公狼醒了过来,他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子,他受伤了,悲壮的跳崖伤了他的头和腿,浑身血淋淋的,他那浸透了鲜血的毛贴着身体弄的他很不舒服,他试着往前爬了一步,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的他难以忍受,他望着山脊,咬着牙开始了艰难的爬行。

此时的她全身都痛,痛得无法动弹,一是后腿被铁夹夹住的痛,二是被野猪头部撞击的痛。母狼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但狼的求生意念超乎了野猪的想象,当野猪靠近母狼,想看看她是否还有抗争能力时,她的双眼突然绿光一闪,锋利的的牙齿迅速咬住了野猪的脖子。

  几天后有人在山脊上发现了一只公狼,狼已经死去了,伸直了四肢微闭着双眼,像睡着一样,也许他在做梦,梦中和自己的妻子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妻子是那样灵巧,他是那样威猛,他们是一对自由的草原狼。

野猪痛苦的长叫一声,愤怒的声音响彻山谷。野猪使出浑身的劲,将躺在地上的狼用力一甩,顺势用头部一拱,将狼再次甩出几米外。

  死去的公狼身体很轻很轻,他爬到山脊,这段路程耗尽了他身体里的鲜血。人们可以顺着一路的血迹清晰找到公狼的爬行路线。

这次,母狼更疼了,摔倒后,铁夹嵌得更深了,似乎已经嵌入了骨头。

  公狼死了,他的身体正下方的沙土中长眠的是自杀的母狼。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准确地找到土层下的母狼葬身地的,没有人知道狼是以怎样的毅力爬上山脊的。

母狼的行为彻底激发了野猪的野性,狼虚弱的躺在地上,看着在不远处正准备将自己碎尸万段的野猪,她想,今天自己也许要命丧黄泉了,可公狼怎么办?他还在远处觅食呢。

正想着,野猪已经向他奔来。可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矫健的身影从雪地里一跃而出,长嚎一声,声音苍劲有力,足以镇住想要进攻的野猪。原来是公狼来了,他停在母狼与野猪之间,他保护者着母狼。

公狼与野猪之间展开了一场恶战,野猪体型大,但比不上要狼灵活。面对公狼的攻击,公狼灵活的避开了,又趁野猪不注意,他用力的撕咬野猪的身体,用锋利的牙齿将野猪的皮肤咬下了几块,野猪疼得只能干嚎。看得出来,公狼是一匹有战斗经验的狼。

野猪丝毫不占上风,还弄得自己一身伤,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食物却无法顺利捕捉,野猪心有不甘。他双眼望着雪地上的两匹狼,踌躇了好一阵,最终还是带着伤走了。

大战结束后,公狼缓缓靠近躺在地上的母狼,用前爪将铁夹掰开,母狼才从痛苦中解脱。

公狼用舌头怜爱的舔了舔她的伤口。

nba买球,母狼提着伤腿,在公狼的陪伴下,慢慢往家的方向走。雪地上,有她深红色的血迹,但又被落下的雪花给掩盖住了。

他们的家在山谷中的一个洞穴里,离这里还有挺长的距离。公狼一路上护送着母狼,走得虽然慢,可每一步路,都充满了浓浓的爱。

好景不长,在回去的途中,公狼掉入了猎人挖的陷阱里。陷阱是猎人挖的大坑,坑口架了许多树枝来伪装,是雪,将洞口的细枝掩盖了,公狼一不留神就掉入了陷阱里。

母狼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提着受伤的右后腿,小心翼翼的靠近洞口,朝洞口呜呜叫了两声,公狼在下面也呜呜叫了两声回应她,并示意母狼让开,他好跳上来。

可这陷阱不是这么容易逃脱的,伪装得这么好的陷阱若能轻易逃脱,那这陷阱就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陷阱的空间形状就像是一个花瓶,陷阱很深,阱口很小,阱底的空间也小,要想从阱底一跃而出,首先弹跳力得好,同时在阱底找个好位置,配合角度,才能成功跳出来。但底部的空间窄,无法让公狼顺利跳出。

公狼连试了好几次,全都失败了。

母狼有点不安起来,可她只能在雪地上干着急,她焦急的朝着底部呜呜叫了几声,询问公狼是否安好,陷阱底部也传来呜呜几声。一个被困在陷阱里,另一个的后腿受了伤,这回真是叫天天不应了。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