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到末路心亦然

作者:集团文学

总认为自我只但是是一个使徒。只是,我却并不会停留自我的脚步。一遍又一遍地倔强重复,每一种风景只能滑落在记忆的深处。的确会有新的风景,会有让我流连忘返的倩影。但是,这些都只还终究逃但是命运的束缚。直到那一刻,那个流浪的使徒,最后看到了灵魂的归处。他想要朝拜,想要焚香,想要在这一刻,释放自我的一切光芒,来点亮这专属的天堂。他像一个孩子般找回了自我,找回了那个迷失在梦境深处的自我。我是那个使徒,而你,正是我穷尽生命的追逐。给我一个点燃心灵的机会,让你我一齐执手,一齐忘记忧愁,走进对方彼此深埋的心囚,绽放著被叫做爱的温柔。

  记否?那离别清秋,雁南飞。残阳归去,你我别离,犹小桥流水般细腻无声,悄悄默默无招摇,你回头静静流走,我回眸浅然一望,用手轻轻牵起你的流年,在这慌乱的尘世间,淡墨陈香巧似经年,亦然,我回味那三千,那犹三月桃花的深秋,花花瓣瓣辗作尘,为有香如故般的美韵。

就是愉悦的水滴

 断到陌路心亦然,我意已决不复迁,毋须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被画扇。” 若如初见,则千年因缘搁搁浅浅,我们是否还会再见面,今世来世,还是,时间湮没了一世清涟,断了我在这的人世间,念,一字让我流泪痴缠,恋,一字让我思念久远。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决,我早已,将超然捧入心间,若到陌路,我心也亦然。                              

此刻的世界只有一个你

 断到陌路心亦然,流年千载似心间,为何三千弱水我却只取一瓢,我心亦然,忘却那前世昏暗,追今世世慨,纷纷尘埃待定,我却抓不到你指尖,心蓦然,我的心花,有谁来摘。

融化于你的热吻

 断到陌路心亦然,我只取离去的那瞬间,绑在我心,沉在我脑海,朝朝心雨绵绵。却泪湿梦枕,苦苦追寻,就连一阵风,就足以吹动我的离愁别绪。

我能够做一朵云,在想你的时候,轻轻拢在你的心头。我能够做一阵风,在想你的时候,徐徐抚摸你的忧愁。我能够做一片叶,在想你的时候,缓缓滑落你的温柔。我能够做一滴雨,在想你的时候,静静悄悄为你守候。

 水轻轻在浅流,我又在何处思念?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梦有万千,我只梦一朝 ,独自走向那牵着你走过的古道,抑或那阵阵清风别绪,西风忽烈,我也亦然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让我流连,流连有你的世间。

永远不离不弃

 有你的黄昏,有你的云翳,我生命中就多了几许痴缠,渐渐;恋上深秋,哀伤轻语,我在青天,朝朝千寻,在茫茫夜色,默默轻语,微风吹起了一江涟漪,却动不了我一根愁绪。丝丝弦音心犹醉,阡陌断万千,心似沉浮,在你的南田,若天有边,地有限,那我便伴君到陌路,朝朝千千心亦然。

交付了职责与你

 断到陌路心亦然,你我的指尖,正是我们的流年,待你走后,我望着天边,追寻你的步伐,在那悠然古道边,独自一人,在夕阳西下时踩着当年你我走过的足迹,心里默默感慨万千。

感悟精选一:

其实本不坚信命运的。总固执地认为,命运但是是失败者借此安慰的借口罢了。但是,直到有一天,当你走过,那充斥于满目的,便是你的一颦一笑。我坚信命运让我遇到你,我也甘愿化作三生石,伫立在你的身边,直至终老。没有夸大其辞,没有过分奢想,只想着在万千浮华中,追寻到那一抹揉进了心底的期盼。这便是命运吧;遇到你,爱上你。

身着洁白的纱衣

与你轻舞一曲

今夜,无人入睡。整个世界开始在月光中明朗。没有人哀伤,没有人惆怅,以性命为契约,点燃生命一次的烛火。为著梦想,为著期望,开启了独属于你的城邦。

昨晚,风清清,雨默默,打在窗户上,静静的就听到在那窗户上的稀疏声,仿佛肖邦的夜曲,轻轻的带你入睡,如水,手指在琴键上飞舞,昨夜虽无风,但却我心涟漪阵阵,梦起清涟,多少年前我回故乡,想起了那莲,在清清的水上,夜晚,星星很亮,微风轻轻,我静静坐在水池边,听着晓风吹起的清涟,闻著那送来的荷的阵阵暗香,我的灵魂啊,你便在此中,我将情寄托于你,多年后我便离开了那里,时隔多年,你却没开,我的心中的情结,此时又是谁来解,你亦然在夜下婆娑起舞,绚烂,仿佛多年后我的心的亦然断。

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梦有万千,我只梦这一朝。若梦的人,知否,茫茫人世,为何我却只取你这一瓢,若梦的人,知否,为何千载万载,我却只梦你这一朝?若梦的人!知否,知否?

只要有你

不去管音乐是缓是急

我默默无言,在街头走着,风轻轻撩起发丝,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清风吹起波澜,我在这尘世间慢慢的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霎时刻,不知为何,街头至街尾这一段浅浅的距离,却变成了黑白般的映像,在我脑海,在我心海,那一艘艘的白船,在人浪中慢慢的流走,雪白的帆,在人群中悠悠的招摇,我穆然,望着这一幅幅的黑白画,心里顿时就惘然了,轻轻的锁了眉,这一路似乎太久远,太多太多的痛与苦在心中留念,一幕幕的画面似乎在放电影,我心在尘世中沉沉浮浮,没有一丝感概,没有一丝怨言。亦然,感受这一丝的风烟,又如三月桃花般的绚然,人面桃花相映红,我却已知事事空。

梦中的婚礼

当一丝淡淡的清香,穿过了身前的阁窗,滑落在身旁;当一抹柔柔的娇俏,跨过了轻烟的缭绕,凝结在眸角。穿越了千年的泪珠,在烛光摇曳中,洒落了一地的月光。轮回了几世的目光,在风轻云淡中,绽放了一身的哀伤。

梦中的婚礼

做着爱的接力

伴随悠扬的乐曲

听着这首《梦中的婚礼》,手指在琴键,轻轻柔柔般,如水,似月,闭目感受,正是灵魂的呐喊,悲怆踏歌,轻笙离绪,多少年了,多少的分分秒秒的,却唯留一丝轻柔水气,被旭日所蒸融了,唯留的,亦然,墨韵陈香经年依旧,我蓦然回望,却望不到你的一丝清迹,去留不下你的一抹香韵,如水的年华轻逝,多少的山盟与海誓,多少的记忆涌涌,却在多年之后,在那三生石上,长得如此的青嵘,何多的回忆,此时却峥嵘,亦如那一朝水流,奔流到海不复回,我想要抓住,唯留一抹余香似留心伤。

我厌倦了这世间的漫漫等待,多少次我开始迈步向前,向着这无边的苦海,心有多少哭,却湮没在这红尘乱世中,我却看不透,看不透世间的薄凉,我拿什么去追,我拿什么去握,多少年后,我轻轻然,悄悄然,却依然只握住这流连的一丝空气,我心中的那朵花,你又更待何时,月在苍穹中弯弯的躺着,我在夜径中慢走,享这一丝牵念,想这一夜的痴缠,多多少少,千年万年后,若我心存世间,身影穿梭在这尘世,我便会去寻你,万水千山,千百流年,我用我轻轻的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牵起咱们的流年,在这风尘中,在这野外中,咱们默默的走着,我望天,今晚的星空可真美,弯弯的一月,静静的河水浅浅流畅,似乎一首轻歌独奏,奏出性命,奏出繁华之恋,若有别离,我定然恋你,汝若不离,我则不弃,清风秋月的阵阵自语,让这种感情得到了垂青,得到了永生,多少个春秋,多少个繁华落幕,演绎着人生的别离愁绪,多少个前世情愁,上演了多少个春华秋实,我费力的张开手,想抓住在云端的彩霞,轻轻然,被风吹的飘飘渺渺,花花坠落,我醉在这其中,醉花湮,却湮没了几朝的风涟。

多少次,多少时咱们擦肩而过,却是依然默默无言,我从未拥有过你一秒,却仿佛失去了你一万次,一万年般,我的脆弱你可明,你可懂?昨夜风疏雨骤,我在记忆中恋,我在记忆中念,想你,恋你,却抓不住你,回忆在夜中慢慢的袭来,我无法抑控住回忆,倏然一阵电闪,一阵风涟,却使我梦醒,却使我惊骇,我睁开朦胧的睡眼,睡眼惺忪般的望着窗外,脑海里却全是你的样貌,泛黄的身影飘飘然,眼角有些许清颜,却梦湿泪枕,你为什么就离我那么远,那么远……足以让我泪颜万千,我的心却在你的心海沉浮,知否?知否?

期盼著愉悦的延续

十指相扣朱唇轻启

誓言铭刻彼此心底

不求生命一世,只想用这生命来温暖你。不求生死相依,只要能用这生命来呵护你。不求白头到老,只愿能用这生命来守候你。不求荣华富贵,只求能用这生命来铭记你。

梦中的婚礼

亲人的祝福在耳边传递

那千百年的沧桑啊,让我呕尽心血让心灵来呐喊这唯一的一章,把我的灵魂都断送在这一章,冗长却深沉的这一章,为你抒写,为你流唱,唱出那种三千般的痴绵,唱出那久违的思念,在梦中,在魂灵中,我用双手,我用信念,凝聚这一篇思念,想念,恋,一字,却让我落泪久远,念,亦是一字,却让我内心潸然,多少年,多少事,那种流年似的青春,难道就从时刻的沙漏中流走?这样的疑惑我不愿问世态万千,不愿问自我,偶尔一个人在深夜,在床上苦思冥想,这一朝的风涟,待我何时才能看透,才能参透?

感悟精选三: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