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夜班后暴毙被定工伤 公司称非工作时间

作者:律法谈话

认为保安不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死亡

职工在工作时间发病时有发生,

单位起诉人保局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

那如果在午休时间发病致死,

值完夜班暴病身亡被认定工伤

属于工伤吗?

本报讯保安值完夜班后暴病身亡,人保局认定应视同工伤,但公司不服将人保局诉至法院,认为当时并非“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

图片 1

记者今天获悉,法院判决驳回了公司的诉讼请求,认定人保局的工伤认定并无不当。

职工因病48小时内死亡

王力是某公司保安,负责值夜班。2009年11月30日早上,他值完夜班后与同事一起外出吃早餐,之后回到单位准备回家时突然发病。

公司拒不承认属于工伤

当日9点30分左右,公司人员拨打120求救,急救车半小时后到了现场,此时王力已死亡。警察到现场后进行了勘验,认为王力是疾病突发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

2017年

事发后,王力母亲向人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该局调查后认定王力的死亡应视同工伤。但公司对此不服拒收文书,将人保局起诉到法院。

陶炳炎入职蔡老板创办的一家物流公司。由于二人彼此熟悉且能合得来,入职后双方之间一直未签订劳动合同。

法庭上,公司不承认其拒收文书,称人保局并未直接送达,其通过报纸刊登公告的送达方式,致使公司2010年6月21日才得知工伤认定结论,人保局的做法“程序违法”,剥夺了公司的陈诉申辩权、申请回避权、调查取证权等权利。

出乎人们意料的是,陶炳炎到公司工作五六个月后,他的劳动关系还在原单位,恰在此时年过半百的他出事了。

该公司还认为王力是临时工,工作时间不固定,不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关系及调整对象;他是早上下班后突发疾病死亡的,并非“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不符合法律对工伤认定的规定。

2018年

法院审理认为,公司称王力只是临时工不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关系及调整对象,但未提供证据支持。人保局确实进行了工伤调查,过程中公司并未就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提出异议。因此,人保局根据调查笔录等材料,认定王力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据此作出视同工伤认定并无不当。

4月3日中午12时40分左右,陶炳炎在公司食堂吃完午餐回到办公室。刚一进门,他就突发疾病倒在地上。同事们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医生及时赶到后紧急处置一番便将他送到医院急诊室进行治疗。经抢救无效,陶炳炎于当日夜间11时50分死亡。

公司认为王力并非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而实际情况是,王力值完夜班后没有回家,是因为公司副经理通知早上单位全体保安开会,王力恰恰是在刚开完会后在单位更衣室,正准备更衣回家时发病死亡的。

医院的诊断结果是:陶炳炎系因心脏病突发猝死。

而公司提出的程序违法问题,无论从事实上看还是从法律角度看,都不成立。

处置完陶炳炎的后事,其妻子蒋女士向蔡老板提出:“为陶炳炎认定工伤。”

蔡老板认为,其与陶炳炎是朋友,对其后事的处理已经做到尽善尽美,该给的补助待遇只多不少,没有认定工伤的必要。因双方谈不拢,蒋女士自行向人社局提出申请,要求认定陶炳炎的死属于工伤。人社局受理申请当日,向公司送达了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和限期举证通知书。

2018年4月15日,公司向人社局递交回复,称陶炳炎猝死系自身疾病所致,因其与公司没有建立劳动合同关系,故不具备认定工伤的基本条件。

图片 2

本文由nba买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